凌丹琦用油畫 訴說生命哲理

過去從事信託履約的建築、金融管理行業的凌丹琦(Joyce),見證台灣經濟奇蹟,也多次歷經台灣經濟火車頭-建築業的盛衰起伏及帶領經濟指標的動見觀瞻,更在金融信託履約業擁有一定金融業高階決策精英以及建築業業主層峰人士的公共關係人脈,她在建築業工程管理、信託履約上鑽研甚深,在自身的建築經理公司裡,其專業團隊提供予金融機構其所需的專業建案財務分析及履約管理,她知道如何從建築工程語言轉化為金融語言,成為在建築業與金融機構間的專業橋梁。那種日以繼夜以建築工程數字、金融數字、信託法令及動輒受政經情勢、國際匯率、金融政策、景氣循環…影響著分秒必爭的建築市場波動間之運籌帷幄,在在影響及奠定一個女性在建築及金融相關領域的成果,也影響她覺得工作以外心靈之不足,於是繪畫成為她創作的興趣,及找尋自己的一種方式。

在厭倦了朝九晚五生存戰鬥中的廝殺與緊張,於兩年前逐漸從一個高階主管轉型成如今的職業畫家,她有感時下創作多源於教學技藝,雖工藝甚佳,卻缺少溫度、靈魂,實在是著重技藝的教學及教育的框限,而不易有獨創風格。

因此她認為,要有獨創風格,須摒棄學術思惟及慣性,就像梵谷一樣,27歲才開始學習正統繪畫課程,他的慣性思惟還未被局限,才能用天生的靈魂繪畫,而非用技藝繪畫,所以梵谷遂成為知名畫家。所以凌丹琦(Joyce)致力於推動「用靈魂繪畫,才會知道藉著自己的手,上帝會帶你去什麼地方」,因為她認為繪畫創作是靈性範疇,非關技藝,技藝會讓人熟練,卻會讓人太強調工藝而關上了靈魂之窗,所繪出來的作品往往缺少靈魂與溫度。

凌丹琦(Joyce)於2018年曾參展在台北市的藝博會,參觀者眾多且回響熱情,因為繪畫初步是感官的覺受,最後卻是靈魂之交流,所以她相信:「繪畫不是單純在看作品,而是在看見自己的心」。後來她繼續創作,時間的積累自然練就繪畫必然之技巧,但卻不是來自於那種學術路線,而是一種奔放、純真的超自然風格,也儼然成她的主流風格。她更相信:「技藝要靠歲月風化,靈魂才是畫的主角,色彩只是橋梁」,不要被傳統教學繫縛了靈魂的翅膀。也因為創作的作品愈來愈多且臻於成熟,她也擔心雖自己的作品有療癒人心作用,但有些觀者對創作色彩及意涵解讀仍需要一個橋梁,文字的敘述就很重要,於是她對每一個創作都用心在文字解說下附予畫作更完美詮釋,也間接從文字的頤養裡,滋潤觀者心靈,並教導觀者如何走進油畫家想表達的世界觀及人生哲理,因為目前文化藝術裡,大部分的觀者只是觀賞,並未領會畫作其中奧義。

她過去善抒寫詩詞,除有益讓她幫助觀者觀畫,亦在2021年4月出版第一本現代哲學療癒唯美詩藏-「然後呢?」,疫情未解封仍造就讀者廣大回響,讓讀者發現難得一見的一本平鋪直述唯美哲學新詩風格,洗練中不失純真,清新中不失哲理,前所未見,更因此讓她堅信:「色彩、文字就是走進人心的鑰匙與能量」,而人的心靈往往就是需要足夠的養分及食糧,才是生存的動力。於是不管是油畫創作或現代新詩的作品,她都朝向有哲學思想之方向來附予畫作、新詩一種啟發性。

因此凌丹琦(Joyce)在油畫家的身分裡致力倡導無學術框架的「超自然畫派」,同時,在2022年,她也計劃下一站拓展國際視野的展覽-倫敦個展。在文學創作新詩詩人身分,也致力於「哲學唯美」現代新詩風格。身為油畫家及作家,兩者反相得益彰,擅長文字表達會讓觀者學會如何閱讀藝術那總是陌生的解讀。

而由一個朝九晚五的高階主管,搖身一變為油畫家與作家,凌丹琦(Joyce)領會到一定要有過去學會的生存哲學而奠定經濟基礎,才得以提早規劃未來自身有興趣的領城,提早成為一個油畫家及作家,若無磨練基礎,年輕人難完成夢想,在藝術領域或有興趣的目標會因資糧不足而中斷創作或理想的演繹,而同時過往的歷練風華也會成就在未來藝術創作裡的墨汁及技藝上的進步,她認為「磨練會燃燒出靈魂的墨汁」,也會更懂得用文字、色彩與人們溝通生命的奧義。

達人心法

繪畫不是單純在看作品,而是在看自己的心

座右銘

學會勇敢 過往的磨練風華都將成為未來生命或藝術創作的墨汁…

小檔案

學歷:美國盛里澳大學 MBA
經歷:建築經理(股)公司總經理
現職:油畫家、現代新詩詩人
展出:2018年台灣藝術博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