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士愷 用熱情跨越數位落差

是怎樣的機緣,會跟電信業結緣?向來能言善道的趙士愷,一下子被問倒了,「喜歡…吧!」不同的是,年輕的時候,喜歡的是辦門號、玩手機,現在的他,喜歡的是協助解決疑難雜症,跨越數位落差的熱情,讓所有人情感變得更緊密,是投身這行的初衷。

求學時念的是財務金融,也在保險、銀行業繞了一圈,都找不到定下來的原因,趙士愷也曾迷惘過「要做什麼?」。有那麼一天,他走進間台灣大哥大直營店,看到旁邊的阿姨因為不知道手機如何操作,急得快哭出來,於是閃過個想幫她忙,乾脆來應徵的念頭。

對趙士愷來說,電信不像工作,它比較像是種興趣。他會去辦每家電信的門號,然後像閱兵般,統統裝進手機裡,看看哪家的訊號比較好。更瘋狂之時,他會背各家的資費,只因不想被朋友問倒,想當個「最強Siri」。

還沒有進入電信業時,趙士愷就有著「電信達人」稱號,以前最常被問到的是,0932是哪家?0925又是哪家?他總能清楚背出來,甚至網內、網外多少錢都清清楚楚,還會協助「帳單健診」,幫親朋好友選最適合資費。

進入台灣大哥大從派遣做起,轉為正職,再從副店長變成店長,甚至管理起最旗艦的台北站前門市,「從看熱鬧變成看門道」,趙士愷笑說,以前都不理解,為什麼到門市辦門號跟手機時,有那麼多細節,但當角色轉換時,才知道太多眉眉角角,需要兼顧。

離開台灣大,卻放不下對電信業的感情,趙士愷在朋友力邀下,到加盟店擔任店長,那是不同光景。沒有總公司的層層束縛,更有揮灑空間,能夠跟隔壁的遠傳、中華電信化敵為友,也能夠幫忙對街的亞太、台灣之星引介些生意,那是種同舟共濟的情感。

在台灣大加盟店待了五年,因為家庭因素,趙士愷到大陸接親戚事業,這兩年時間,最常接到的是老客人打來問他「要換什麼手機比較好?」,或「能不能幫我貼膜?」、「你知不知道我合約什麼時候到?」這些客人從直營店跟他跟到加盟店,就像家人一樣。

縱使離開電信業,趙士愷也沒忘記這些人給他的情分,他會請過去的同事幫忙,查合約、辦續約、搭手機,都成了義務服務,直到有次被問到「小愷啊,你現在在哪家店啊,阿姨不會用手機,你教教我吧!」動搖了他。

「那是跟了我五、六年的老客人,我跟他說我現在在大陸,沒做(電信)了,她沒接話,但可以感受到話筒另一端的落寞,那個時候我就下定決心,我想回台灣,繼續做我最喜歡的電信業,繼續幫助這些老客人、老朋友。」

因緣際會下,趙士愷前年回到台灣,待過直營跟加盟店的他,這回要自己開店,「因為只有自己當老闆,才能決定想做些什麼」,希望過去的老朋友都能回來,使用手機上遇到什麼疑難雜症,我都可以幫他們解決。

十年電信路說長不長,但從吃人頭路到有自己的店,卻是截然不同的心境。以前為了完成業績目標,衝得傷痕累累,現在可以停下來喘喘氣,幫忙老客人做點事、聽聽新客人的想法跟意見,賺不了大錢,但卻自在多了。

本於初心 最佳職場復原力

進入電信業前,趙士愷當過保險業務員,賣保險對他不難,交友廣闊的他,曾想把身旁所有人都「洗」一輪,但他沒有,因為不知道能待多久,沒辦法給人終身的承諾,說服不了自己開空頭支票,最後選擇離開。

離開了保險業,趙士愷到銀行當理專,在那個還沒有太多規範的年代,別的理專只要會看佣金,就能閉著眼睛衝業績,等著獎金落袋,趙士愷也曾羨慕過,但每當想要學別人時,就陷入天人交戰,他自知也做不來。

直到一頭栽進電信業,趙士愷才找到「定下來的感覺」,雖然曾因職務轉換,想幫店裡同事爭取些什麼,被督導罵到狗血淋頭,回過頭還得不到同事諒解,成為夾心餅乾,但「作對的事」的信念,卻支撐他撐下去。

趙士愷說,職場當然有適合、不適合,但不管做什麼工作、擔任什麼職位,都要本於「初心」,那是種就算吃盡苦頭,也會笑笑地帶過的復原能力,不需要過於勉強自己,因為你相信自己做得到,就自然能做得好。

座右銘

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

小檔案

現 職:立方通訊執行長
出 生:1980年生,天秤座
學 歷:育達商業技術學院財務金融系
經 歷:保誠人壽業務員、永達保經業務員、聯邦銀行理專、台新銀行理專、台灣大哥大直營店長、台灣大哥大加盟店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