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勳逐步圓夢 讓藝術走入人群

PLAYground營運總監

從念社會學到投入藝術工作,PLAYground南村劇場·青鳥·有設計營運總監蔡孟勳,擁有更早的「斜槓人生」。雖然大學念的是社會學,但求學時就對文化、對設計很有想法,也很有憧憬,左手寫所謂的品牌文字,右手就做品牌,當時他向大學教授毛遂自薦,就此投身文化創意領域。

大三那年,蔡孟勳進入藝術文化環境改造協會實習,做的第一個展覽是《剝皮寮「藝」條通》,對他來說是難得體驗,做策展過程,與當地居民,志工相互交流,窩在剝皮寮的日子,做志工培訓、藝術工作坊、藝術推廣,甚至是活動企劃,那是他覺得最有共鳴的成就,能夠做很多有趣的事情。

或許是這樣的激發,讓「社會底」的蔡孟勳,走進人生的拐點。他開始思考投身藝術工作的可能,因為他很清楚,頂著社會學的文憑,顯然很難與他想投入的藝術業界接軌,但除了學術,他也希望有更多的實務經驗,與業界接軌。

跟著前台北市文化局長劉維公的腳步,蔡孟勳邊唸書,邊到台灣創意經濟促進會工作,算是「半工半讀」。那時候,文化局力推創意聚落,在蔡孟勳腦中激起漣漪,從中山、雙連的創意街區起步,串連起中山北路,讓這條林蔭大道的旁的櫥窗活了起來,有音樂、有展覽,展現台北的多元文化。

對蔡孟勳來說,劉維公是個「貴人」,倒不是職場上的那種,而是對文化事業的堅持與前瞻,激發他太多的想像空間。透過文宣、商品、導覽跟講座,那就像是張揉合古早味的數位地圖,當代跟過去的混搭,賦予中山北路新生命。

2013年,蔡孟勳進入台灣好基金會,因街區策展的成功經驗,他再度投入中山大同巷弄文化的推廣,從創意街區到文化觀光,那是個更完整的概念,想像著國際旅客造訪台灣,可以看優人神鼓的表演,也可到食養山房沉澱身心,再回到中山大同的「旅人空間」,一氣呵成,卻多了點深度底蘊。

一年半後,蔡孟勳為了完成碩士論文,到瀨戶內國際藝術季交流。在那邊,是截然不同的文化衝擊,有很多的舊建築,必須做老屋改造,有藝術家的駐點,為小村落帶來不一樣的氣質,與周邊的村民互動,這算是社區營造吧!規劃許多吸引人的藝術課程來玩,讓整個村落活了起來,有著共同努力的動力。

在移民署服完替代役後,蔡孟勳進入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回顧這段台北、苗栗、台中跑的日子,他成高鐵常客,從勤美術館的展覽企劃、街區策展到社區活動,無役不與,最大收穫是讓文化實力變更扎實些、企劃能力更成熟些,也懂得「務實」是怎麼回事。

離開勤美後,蔡孟勳一直在想「還能做些什麼」,他短暫待過遊戲橘子、也曾經想做自由接案人,能夠餬口過日子就好。不過,做藝術的人,很難壓抑內心裡的那種好動,在大清華傳媒的邀約下,投入PLAYground的營運。

對蔡孟勳來說,PLAYground是個新概念,運用過往在勤美的經驗,要能打造個文化舞台,也讓劇場、表演藝術走入人群,「過去是做視覺藝術家,現在是做展演藝術家,但理念不變」,要讓更多藝術新秀,在此發光發熱。

熱情催生使命感 才走得下去

投身藝文產業,在台灣算是「艱苦行業」。蔡孟勳說,真的要有熱情,歷經跌跌撞撞後若熱情不減,才能靠著使命感撐下去,這也是他為什麼投入PLAYground的營運,就是想給下一代更大、更寬廣、更自由的創作舞台。

蔡孟勳坦言,臺灣的藝文工作環境及消費習慣,還不是很成熟,是處於慢慢成熟但不是很成熟的轉型期。對他這個早幾年跨入的「前人」來說,不只是協助藝術家們有舞台、有空間,也要教育民眾「使用者付費」的概念。

蔡孟勳說,免費的東西太多了,「付費」有時候推得很辛苦,他有時候也會問自己「幹嘛要做這個?」但想想出道的過程,經歷過的那些挫折,無非是希望台灣的藝文環境變得愈來愈好、藝文消費情緒變得愈來愈高,營造同溫層。

不過蔡孟勳也說,回到現實,熱情不可能無限燃燒,對每個藝術工作者,還是要兼顧生活品質,才能走得長長久久。就像觀眾對你的表演埋不埋單,直接反映在票房上,逃不了量化的檢驗,堅持下去,但也得量力而為。

座右銘

◎我想要的不是快樂,而是有趣

小檔案

◎現職:PLAYground南村劇場·青鳥·有設計營運總監
◎生日:1985年生,射手座
◎學歷:東吳大學社會學系、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
◎經歷: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專案經理、臺灣好文化藝術基金會企劃、北市文化局專案企劃、台灣創意經濟促進會專案企劃
◎興趣:閒晃在美術館、音樂祭、街區巷弄,或用購物振興城市經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