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控簡民智專訪》簡單的事不做 人多的地方不去

自詡幸運接班二代,父執輩完全支持、充分授權

大眾控的股權結構很集中,光前十大股東就握有超過93%的股權,其中又以創辦人簡明仁、王雪齡夫婦家族為大宗,占逾七成、上看八成。但這其實是在改革轉型的十年間、歷經多達七次私募,皆多由大股東自行掏腰包認募的結果,這也讓簡民智自接班以來,能在父執輩的完全支持、充分授權下,得以放手力搏。

在台灣家族企業的接班二代中,簡民智覺得自己算是幸運的。一來是他接班時,不是可坐享金山銀山的收割期,而是業績持續探底、集團虧損逾20億、同時還有超過30億的鉅額貸款的生死關頭,也因此他得用盡心力、堅定信念,並在每一次的挫折中快速站起,才能讓大眾集團從谷底翻身。

二來,便是因為公司股權高度集中,家族的全力支持就幾乎等同於大多股東的支持。尤其父親簡明仁百分之百的信任與授權,包含在他一路改革轉型的過程中,偶爾做出錯誤決策時,也毫不保守的給予他從錯中學習、繼續前行的支持。

2004年簡民智取得加州大學電機碩士學位返台的同一年,簡明仁將營運及市值快速崩跌的大眾電腦下市,改以大眾投控名義掛牌上市,但低迷的股價跌到僅剩個位數,那個曾在九○年代初期聲勢登頂、成為僅次於宏碁集團之PC廠的大眾集團,已落入低谷。

2005年未滿26歲的他進入大眾電腦從採購、研發到營運部門,再到集團旗下在廣州、蘇州工廠蹲點實習,並於2008年董事長簡明仁退居二線後,正式接下營運長一職,他也一路展開幾近十年的重整轉型期。

在先前有限時間的歷練中,他發現早年以主機板、電腦組裝為主力的業務,因PC產業競爭白熱化,下游廠轉向中國設廠、大幅壓低成本及代工價格,但大眾卻錯失西進時機而陷入虧損,因此他首要處理的便是停損、裁汰冗弱,出售經營不良的廠房,同時重新尋找公司的定位及獲利模式。

那段時期當然不好過,要把員工從3萬多人裁減到剩4千人,陸續關閉、出售不賺錢或成長有限的工廠、旗下事業,如PCB、材料射出(機殼)和LCD等業務,集團營收規模從2004年的930億元在十年裡降到剩百億,2017年後甚至已到百億元以下。即使簡民智沒有大眾電腦過去20多年的包袱,但生性樂觀的他仍焦慮到一度大量掉髮、連著數日無法入眠。

所幸大眾電腦在此前積累的技術與企業文化底蘊是好的,競爭優勢必未完全被消減,守穩在主機板代工的穩健業務同時,簡民智帶著大眾控再投入工業電腦及汽車電子領域,並聚焦利基型及少量多樣的客製化產品,在營收規模持續收斂之際,努力推升毛利率的增長,苦熬了超過八年,才總算在2016年交出初步的轉型成果,營運順利轉虧為盈後並維穩獲利表現,僅在2020年因疫情影響小虧。

簡民智未放緩腳步,持續打消不良資產、減資瘦身好讓公司體質進一步升級,同時推升組裝業務升級至航太等級的產品。另在產業界更多人搶進汽車電子領域後,他也毅然決定擴向車用前裝市場、瞄準汽車電子製造服務。

幾年來看著在汽車電子業務始終不上不下,或虧損、或損平又或是小有獲利,但就是還未有突破性的成長,也讓簡民智幾度猶豫、懷疑是不是該放棄。秉持著「簡單的事不做、人多的地方不去」的心態,簡民智最終還是推著走著從車用儀表板的類前裝市場,朝著安規、檢測更複雜,花費時間更長的前裝汽車電子製造領域發向前進。

累積投入了4、5千萬美元的心血沒有白費,大眾電腦的AR HUD研發團隊從晶片設計到每一個關鍵零組件的掌握、組裝,都有優於競業的水準,端出了目前業界具最大視角、最貼近實際路況及環景的AR疊加成像,實現全高清視覺顯示的AR HUD產品,也因此受到國際大廠青睞。


延伸閱讀

大眾控簡民智 搶自駕車、元宇宙先機

大眾控簡民智專訪》擰毛巾之外的思考

大眾控簡民智專訪》三部曲 打造成長新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