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村晃一 台灣風電推手 為人很chill

台灣離岸風電逐步完成建設,全台首座的海洋風場從2019年底就穩定運轉,幕後推手是擁有大量能源開發經驗的JERA日本捷熱能源台灣分公司董事長田村晃一,協助台灣從天然氣電廠,逐步能源轉型,發展離岸風電。

田村晃一回憶,過去在2002年開始就參與台灣開放民營電廠設立,相較其他外商來說,日本是很早就進入台灣市場,後續他也外派至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菲律賓、印尼等地、繼續海外發電專案的開發,也曾到澳洲進行新燃料的開發。

雖然在風場開發被外界認為是「新手」,但其實田村晃一對於台灣能源結構相當熟悉,對於能源開發從上游到電廠也都十分熟稔,針對台灣能源轉型,他其實並不陌生。

當台灣在開始規劃建設離岸風場,JERA就開始積極參與。田村晃一說,台灣擁有豐沛的風力資源,海床特性都相當優良,加上政府對於再生能源制定一套明確的發展政策,並且在離岸風電開發的進程也領先日本。

新冠疫情爆發後,從去年起開始影響全球,離岸風電建設也因此受到影響,包括JERA在台參與的海能風場,也因疫情延誤。

在防疫方面,他相當欣賞台灣政府反應非常快速,從去年年初就採取適宜措施,即便5月爆發一波本土疫情,但兩個多月就控制下來,對台灣防疫成就感到欽佩。

不過,因為疫情考量,風場建設從去年到今年都大受影響。他說,5月起,在海上工程人員的交接跟出入境流程的確出現困境,船員們無法正常交接,也無法正常工作,同時因防疫導致人員必須長期滯留在船上無法上岸,也無法回家。田村晃一希望台灣在實施高標準防疫措施同時,可與政府進行更多討論和合作,找到靈活的解決方案,以利風場海事工程的施工。

來台三年後,田村晃一已經可以用些許中文溝通。員工私下透露,田村晃一的中文全是自學,會在一般日常工作中,重複一句話的單詞,然後一個單字、一個詞句慢慢學起來,還有之前外派海外時所學的英文、印尼文、菲律賓文,總計他能精通日英中印菲等五種語言。

員工還透露,田村晃一沒有官架子,且非常「Chill」(意即輕鬆隨和),原本以為日商會非常嚴謹,但他非常信任下屬,讓公司工作氣氛良好。另外田村晃一喜愛運動,過去在日本時熱愛棒球,喜歡團隊一起努力獲得勝利的感覺,但在台灣則是改打高爾夫球。面對平日的工作壓力,他則是透過每天健走1萬步,讓思慮變得更為清晰,以利尋求解決問題的對策。


更多星期人物

陳玲玉 走過悲喜 用愛反思365道課題

邱國智 員工需求優先 推數位化E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