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捷科黃國鈞專訪》奉行紀律、自律 扭轉命運

黃國鈞靠著苦讀、扭轉家境清貧的命運,因師承國內化合物半導體界元老級教授張俊彥,一腳踏進砷化鎵領域、鑽研三十載;他跟著祁幼銘,見證了台灣第一顆HBT的誕生,也完成了論文的心願。身為本土半導體業第一代工程師,他特別看重紀律感和自律心,直指這就是台灣半導體業能稱霸全球的核心精神。

黃國鈞是台南安平人,父親國小畢業、以捕魚維持家計,他自謙地說自己的成長故事稱不上勵志,只求努力讀書,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求學期間考取公費就讀成大電研所,在國內對砷化鎵等三五族領域還相當陌生時,就以此做為論文題目,張俊彥鼓勵他攻讀博士,他無奈地說,家中經濟無法負擔,得趕緊工作養家。

回憶國內半導體產業濫觴,以矽為主流,黃國鈞碩士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擔任華邦電工程師,憑藉科班出身的優勢,一待就是三年,第二份工作是台北飛利浦的產品工程師,負責飛利浦投單在台積電Fab-1的晶圓。「現在台積電做的是奈米,當時我在華邦電是從看著5um(微米)做到0.65um」。

走過半導體最初的黃金十年,黃國鈞在1998年發現由祁幼銘創立的宏捷科,和自己的論文一樣專注於砷化鎵,他懷抱著好奇加入公司,也成了草創元老。

當時矽產業由聯電等公司派員至美國無線電公司(RCA)取經,國內砷化鎵產業則是因祁幼銘將技術帶回來而萌芽。黃國鈞對於撰寫論文時未能做出HBT,一直感到遺憾,因此,當眼見國內第一顆HBT在祁幼銘手中問世時,滿是感動。

產業一開始都以RCA所學的奉為圭臬, 所有從RCA傳下來的技術準則都不會輕易更動,再從這些基礎去研發改善問題。而台灣的半導體工程師也都以「師父」傳下來的自律遵守之。此外,就算是從事RD(研發),也要從「擦無塵室地板開始!」由基層做起,培養工程師的紀律感、自律心及專心一致,黃國鈞說,這就是台灣半導體業能稱霸全球的關鍵。


延伸閱讀

宏捷科黃國鈞懷星鏈大計 拚通訊無死角

宏捷科黃國鈞專訪》三劍客成形 撐起技術大傘

宏捷科黃國鈞專訪》中美晶馳援 營運雙劍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