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捷科黃國鈞專訪》三劍客成形 撐起技術大傘

宏捷科董事長祁幼銘1998年創立公司,為台灣帶回砷化鎵的關鍵技術。畢業於成大電研所的黃國鈞,在華邦電等的矽領域工作十年之後,決心重返砷化鎵圈。再加入曾待過射頻前端模組龍頭Skyworks長達20年之久的技術長孫翔之,宏捷科三劍客成形,鼎力撐起公司技術大傘。

祁幼銘曾在美國Hughes Aircraft公司擔任砷化鎵廠部門經理逾十年,也曾在Skyworks的前身Conexant工廠做HBT,「他是台灣唯二從頭到尾看到、知道整個HBT怎麼做的人,而且是量產」,黃國鈞說,「若沒有他將技術帶回來台灣,不可能有人會做」。

黃國鈞的碩士論文聚焦「砷化鋁鎵╱砷化錠異質接面雙電晶體之設計及理論分析」,遺憾在學時未能做出HBT,在出社會工作十年之後,驚見宏捷科的創立、主攻領域與自己的論文不謀而合,因而加入。當時因相關技術太過新穎,懂的人太少,黃國鈞笑稱「我是唯一聽得懂祁董解說的人,我的工作就是把他的話翻成白話文」。

挾技術領先優勢,宏捷科於通訊世代升級時接單滿滿,一度沉浸在大客戶訂單塞滿產能的榮景中,甚至驕傲地推掉其他小型IC設計客戶,公司營收在2015年攀峰、月營收突破4億元大關。然當這營收占比高逾九成的大客戶,在自有產能擴充完畢後的大舉抽單,也讓宏捷科頓時陷入愁雲慘霧。為求訂單,黃國鈞只得彎下腰來,回頭一一拜訪並向客戶致歉,盼為業績補破網。

大客戶訂單流失、小客戶尚未回流的青黃不接,讓宏捷科營收在2017年至2019年初掉到谷底,月營收甚至出現不到一億元的窘境。隨後美中貿易戰的開打,對宏捷科來說是「危機成轉機」,特別是中國龍頭手機品牌產品美國零組件含量高,也只能前來求助。隨轉單效應發酵,宏捷科業績自此蒸蒸日上,一甩陰霾。但更讓黃國鈞欣慰的是,當初流失的客戶不僅願意回流、關係也更緊密,將齊心迎向砷化鎵等化合物半導體用量爆發新世代。


延伸閱讀

宏捷科黃國鈞懷星鏈大計 拚通訊無死角

宏捷科黃國鈞專訪》奉行紀律、自律 扭轉命運

宏捷科黃國鈞專訪》中美晶馳援 營運雙劍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