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金控專訪》金融紀律 是台銀的勝利方程式

身為龍頭國家銀行,呂桔誠認為台銀應該要發揮出「領導銀行」的品牌價值,例如在最大宗的放款業務上,台銀也要確立哪些是核心放款,切勿什麼都做,反而無法發揮利基優勢。

要成為領導型銀行,在呂桔誠看來,台銀的品牌、信用是優勢:「但不是事事都做!」像是投資上,就不是只為了賺差價,而是要做好投資組合管理,要將有限資源做最有效的配置,而在放款上,就要決定「核心放款」所在,而非什麼放款都做:「就跟海洋一樣,雖然表面不斷波動,但海洋的最下面是不動的。」必須確定核心放款在哪裡,在變動的環境之下,才能找到禁得起各種挑戰的穩定性。

呂桔誠認為,要建立台銀成為領導型銀行:「最重要的就是紀律」。所謂的金融紀律,在呂桔誠看來,不單單是看盈餘、EPS,也要作好風險管理,必要時就該晴天存糧,該提存的要提存、不能隱藏,這就是紀律。例如,台銀去年獲利123億元,僅較2019年減少6.9%,在公股銀行獲利受影響最輕微之外,台銀的逾放比已降低0.15%、備抵呆帳覆蓋率已來到997%,已遠高於國銀平均值589%水準,位列全體國銀前段班,這就是台銀在營運上維持「金融紀律」的重要作為。

呂桔誠比喻:「就算台銀是國家銀行,也不能只依賴『政府貼牌』來經營!」意即,不能因為打著國營銀行的招牌,該提存的就不提存,他認為就算有政府的信用作保,資產品質的透明化仍然是經營上金融紀律重要的一環,必須遵守。

另一個金融紀律,就是法遵。早年任職紐約銀行等外銀多年的呂桔誠,法遵意識啟蒙的非常早,例如,在他2005年首度出任台銀董座時,紐約分行就聘請專責的法遵人才,他認為法遵和法律不同:「既要懂法律,也要懂業務」,才能制定出可行的SOP程序,讓分行在第一道防線就能做好把關,建立完整的合規體制。

身為領導銀行,呂桔誠認為另一個重點:「不能成為價格的破壞者,並且對於不該做的業務,要在圈內發揮帶頭的示範效果。」呂桔誠本身也是銀行公會的理事長,這點,從在土建融的利率訂價上即可見。

呂桔誠指出,不論市場上土建融競爭多激烈:「1.75%的利率底限,台銀就是不能破!」他也認為,對於不該做的業務,除了示範效果,另一個重點就是「例外管理」,讓例外管理的經驗可以在金融圈擴大成為「通案原則」,透過領導銀行產生帶頭的示範作用。

他進而比喻,「就好像一桶牛奶上,最上面的一層可以做出好起司,台銀就是藉由嚴格的選案,求取牛奶最上層最好的部分。」亦以此樹立領導銀行的品牌,在業界不僅作量,更作質的領頭羊。


延伸閱讀

台灣金呂桔誠:今年經濟成長4%不是夢

台灣金控專訪》呂桔誠 信仰堅定的領頭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