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豐專訪》調和中西文化 宗總有一套

六和集團宗家來自「孔孟之鄉」山東青島,但集團第三代的宗緒惠自小在澳洲成長,大學攻讀醫學系,還是虔誠的基督教徒,直到約24歲才回到台灣,之後又轉往昆山工作超過20年。從一開始對東方文化與習俗的不適應,到後來透過思考、學習、理解,對自己生命中對中西文化的調和,宗緒惠笑稱,「一切都是上帝的指引與安排。」

早年受西方教育文化影響,宗緒惠表示,自己個性挺剽悍,甚至是尖銳的,但長年在大陸的工作與生活經驗,讓他逐步接受、學習用東方文化的角度去看待事物。

1989年5月宗緒惠首次因公赴大陸,整個月待在「武術之鄉」河北滄州,當地人熱情拿白酒乾杯的勸酒文化令他大不習慣。當時大陸企業仍有濃厚的吃大鍋飯心態,宗緒惠買鞋,詢問能否試穿,店員直接回說:「什麼試穿?要買就買,不買就走!」截然不同的文化環境令他大受震撼與刺激。

「今天當然不會這樣了,大陸經濟社會民生已發生極大變化。」1998年宗緒惠來到昆山,為了深入了解中國文化與社會傳統,透過接觸中國歷史書籍,從中吸取古人智慧。其中,清末名臣曾國藩給宗緒惠帶來影響。曾國藩說過:「凡天下事,在局外吶喊議論,總是無益;必須躬身入局,挺膺負責,方有成事之可冀。」讓宗緒惠在帶領公司團隊及拔擢人員帶來正面幫助。

除了音樂,看電影是宗緒惠的另一喜好,喜歡動作片與懸疑片的他,前陣子抽空去看了爭議頗大、迪士尼拍攝的真人版「花木蘭」。宗緒惠說:「其實這片子完全是以西方人眼光與概念來說故事,劇情上也有美化,難免會牴觸大陸觀眾,但我現在可以理解。」

在國外與大陸都待超過20年,宗緒惠笑稱,年輕時候身邊的人開玩笑說他是條香蕉:「外黃內白」,滿腦西方思維觀念。但在台灣與大陸多年,「現在我的內在也變黃了,這條中西文化思想調和與學習的道路,也是自己心靈走向成熟與沉澱的過程」。


延伸閱讀

宗緒惠 征服車市變局迎新機

六豐專訪》超前部署 卡位新能源車商機

六豐專訪》醫者父母心 推廣三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