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斯塔 讓老字號華麗轉身

2020年是《台灣地區大型企業排名》第50周年,連續50年從未間斷這項調查的中華徵信所,在2016年成為全球前四大商業資訊公司─義大利CRIF集團的子公司,CRIF中華徵信所董事長、也是CRIF Spa亞洲區執行總監雷斯塔(Vincenzo Resta)在本報越洋專訪中強調,「我們出手投資台灣,就是要讓優秀傳統更有表現!」

事實上,CRIF集團和中華徵信所是徵信界的同行。併購近四年來,CRIF集團以中華徵信所穩定運營的前提下,導入信用報告、數據管理解決方案等創新數位商業服務,讓老字號逐步變身為科技金融業,進而與義大利總部、全球70多家子公司相互融合。作為義大利總部管理核心團隊成員之一的雷斯塔,是CRIF拓展國際市場的先鋒大將,更是督促中華徵信所華麗變身的指揮官。以下為專訪摘要:

併購有道 任何對手都是夥伴

問:CRIF集團30多年前成立於義大利波隆那,如今在全球50多個市場都有CRIF的服務,包括台灣,十分不同於我們印象中的歐洲百年傳統企業才有能力海外拓展和企業併購,為什麼?

答:確實,CRIF在全球同行中被稱為「獨特動物」。公司草創於1980年代末,1990年代中期我們就開始向國際擴張,或許因為CRIF創辦人是自美國返回義大利老家的創業家,但是CRIF的市場擴張始終基於兩大原則:一、任何競爭對手都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像歐洲、北美和南美地區有些徵信機構多年來都在用CRIF的徵信評分資料。二、CRIF從不作「插旗」的行動,也就是說,我們不會為了展示自己的存在而追逐新市場,我們非常聚焦在我們認為可以作出巨大貢獻、且能成長的市場。

問:CRIF併購中華徵信所,應該是為了讓歐洲的科技金融經驗能在台灣市場轉化為營業利潤,為什麼還會花錢支持原有的企業排名調查?

答: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CRIF投資中華徵信所時已看到原有團隊的出色工作成果,又看到了可以進一步加值的潛力,它是一家老字號沒錯,但是投資一家老公司的關鍵作為,不該是強迫它去改變、導致它失去核心能耐,也不能只滿足於維持既有業務,對CRIF來說,必須從併購把台灣優秀的專業團隊與義大利總部、亞太地區的其他優秀成員相互支援合作,發揮最大綜效。

看好亞洲耐心創造長遠獲利

問:CRIF的國際擴張足跡自然地在企業文化相近的歐美地區開花結果,涉足法規差異極大的亞洲市場如果不是為了「插旗」行動或快速獲利,那又是為了什麼?

答:CRIF的亞洲第一個投資是2008年的中國大陸合資公司,爾後接續有印度的併購當地公司、越南合作夥伴協議,我現在是CRIF Spa亞洲區執行總監,負責監管CRIF位於北京、上海、深圳、香港、台灣、塔吉克、馬達加斯加等地的據點,各地的經營方式不太一樣;由於CRIF不是上市公司,不必追逐每季財報的亮麗,投資新標的後可以耐心等待或進行改造,像印度和越南的投資已成功產生利潤,而台灣一直以來都維持獲利。

對於亞洲市場的擴展,CRIF有三個非常關鍵的策略:1)亞洲是未來:作為創新主導的科技金融業者,CRIF必須在亞洲市場當中,亞洲會是採用CRIF全新解決方案的最佳場所;2)亞洲的人員移動、貿易和資本流動聯繫特別緊密,在區域層級架構技術平台將能靈活就近支援;3)亞洲各國或地區有自己的法規要求、業務規範,甚至在地的作生意文化,CRIF多達200項的解決方案可以彈性組合為不同市場需求的不策略。有些市場的中央銀行是CRIF的客戶,是該國主動找上我們的!因為CRIF擁有長期累積的專業知識和資深的專家團隊可以協力,在必要時間內作出正確的判斷。

下一頁: 人物側寫》風險分析專家的「世紀躲疫」大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