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心望 打敗好萊塢的發片狂魔

車庫娛樂「疫」鳴驚人,上演三大驚奇讓影壇刮目相看,一是前七個月海量發行逾120部電影帶頭救市,包括7月領先全球上映的《屍速列車2》成功將人潮帶回戲院;二是全台累計票房近6億元,打敗好萊塢,暫居中外片商票房冠軍,創台灣片商首例;三是唯一參與韓國政府領投的泛亞太內容基金的外商,正引進韓國資金投資多部台灣電影。

幕後影武者是張心望,他在2015年創辦車庫,短短五年間橫空出世,達到許多國內片商未盡目標,今年碰上疫情肆虐,連好萊塢都走避延檔,他卻勇往直前,被稱為「發片狂魔」,究竟他在想什麼?

「一半靠老天幫忙,一半是計算出最差狀況,只要車庫承受得住,就進場拚了!」頂著史丹佛大學電機研究所高學歷闖盪影壇的張心望,工程背景讓他更重視數字化風險控管。

車庫從B級片起家,第一年資金有限只能買些恐龍、鱷魚、殭屍等低成本製作的動物片、恐怖片來播,時常得跑三點半、向親友周轉,只為了活下來。

到了2016年發行韓片《屍速列車》開出3.6億元票房一戰成名,他開始有錢買好萊塢商業大片、亞洲特色片、歐美獨立製片電影,以平均每周兩部新片速度發行,年年都有破億票房的大片,像是印度片《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日本動畫《天氣之子》等,難得的是車庫過去四年都有獲利。

但小片難撐大局,仍需強心針救市,所以他「動之以情」說服韓商在暑假檔上映《屍速列車2》,讓影城看到疫後三、四個月久違的人潮,接著「誘之以利」說服好萊塢讓《超危險駕駛》、《追殺艾娃》等片,領先美國一個月在台先上,一直到8月車庫每周都有大片搶眼球。

疫情期間,觀眾不進戲院,不僅好萊塢大片擔心被犧牲打,所有片商都清楚發一部賠一部,但車庫逆向操作,關鍵就在張心望做好風險控管,原訂風險賠率30~40%,實際只賠10~20%驚險過關,甚至把日本鬼片等類型片做起來,與戲院的交情更好,隨著疫情緩解,後期也看到其他片商跟進發片。

張心望的經營哲學是設定停損點,只要電影好、付得起就買,有大數據與市場研究支撐,從不玩盲目賭博。

由此也看到韓片已拍出好萊塢水準,「我的下個目標是要把台灣變韓國!」張心望說,韓流崛起模式,是快速引進國際技術,拍出接軌世界的電影,帶動本土技術、品質跟上,把好萊塢在地化,發展出韓流,他覺得台灣也行,已著手成立Studio製片公司,有三、四部片規劃中,將連結各地資源、好手共襄盛舉,拍出世界級國片。

車庫與韓國電影圈有著革命情感,四年前車庫在台首發《屍速列車》吸金,讓車庫賺到第一桶金,也為韓片打開台灣市場,之後陸續發行《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等,甚至到韓國發行印度片等。

進一步,車庫受邀參與韓國政府領投的泛亞太內容基金,成員有韓國影視龍頭CJ E&M、第二大連鎖影城MEGABOX、特效公司Wysiwyg Studios等,首期規模350億韓元,已投資《壽司店傳奇》、《時失兩公里》等台灣電影,車庫也將引進韓國資金及技術,啟動國片投拍計畫。

史丹佛高材生 勇闖影壇搞革命

車庫娛樂創辦人張心望進入電影圈14年,許多事明著幹、不怕當出頭鳥,是個讓人另眼相看的「狠」角色!日前,他對國賓影城提起訴訟,將片商對影城賣票數差距之爭搬上檯面,震撼影壇。

防疫期間,他大量發片挺戲院,一路累積票房挑戰在台好萊塢片商龍頭地位,尤其《屍速列車2》在台灣為首的亞洲成功,也讓好萊塢有信心提早在海外上片。

張心望定義所謂耍「狠」,是一種執著、不妥協,他唸的是史丹佛電機研究所空降電影圈,有著不同邏輯思考和做事方法,比較沒有包袱。但他自知,在以和為貴的電影圈,他敢做敢說的風格不討好,除商業利益,他在國賓事件更想導正觀念、遊戲規則,讓市場回歸正常,唯有投入多、產出好、回報多,讓人賺到該賺的錢才會再投資,影城也才有吸引觀眾進戲院的理由。

相對於許多影人聊藝術、談熱情,張心望的電影夢更偏重「產業化」。他說,成立車庫有多重目的,其中之一就是證明他的商模是對的,2006年他曾與宏達電董事長外甥陳主望合作創立威望國際,卻於2012年拆夥互打官司,當時也是影壇大事。張心望強調,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站起來,他過去在威望所做的事,包括建立大片庫、平台,如今逐步在車庫實現。

國內許多人想借鏡韓國,卻沒人踏出第一步,因為所需資源、承擔風險大,但他認為做任何事都有風險,不能因為難就不做,做電影不是用喊的,而是要拍出國際合規的電影讓觀眾買單。


小檔案
◎現職:車庫娛樂創辦人、樂聲影城董事長
◎出生:1977年,43歲
◎學歷:台大電機系學士、史丹佛大學電機系碩士
◎信念:與其破壞敵人的城牆,不如聚焦建設自己的碉堡
◎願景:引進國際技術,參與台灣電影產業化,發展台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