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志良 扎根史瓦帝尼的台商先鋒

從連鎖電器行、成衣製造到務農,自然生態更是他的關懷

1976年即踏上史瓦帝尼的侯志良,在當地扎根極深。23歲服畢兵役隻身前往南非打拚,在往莫三比克行經史瓦濟蘭(2018年更名為史瓦帝尼)的途中,觀察到當地人民民風淳厚、社會祥和、政治穩定(國王世襲),遂決定落腳史國。

他以有限資金(萬元美金)在史國第二大城曼齊尼Manzini市開了一家雜貨店,銷售當地黑人生活所需。生意極佳,但是商品遭到偷竊的比例也相當嚴重。侯志良思考原因,是因為自己不諳黑人當地語言,不了解當地人習性所致。在勤學英語同時,他開始學史瓦濟蘭當地語;並且聘雇當地黑人員工負責管理,根據貨品遭竊程度給予獎懲。侯志良想法是:「當地人理解當地人的習性,授權當地人做管理職,給予較高的薪資、會讓對方有榮譽感與責任心。」他的用人策略,有效遏止商品失竊,員工的穩定性也大大增強。隨著業務發展、販售品項增加,將莫三比克、開普敦盛產的海參、鮑魚銷售到香港、亞洲的華人市場,成為史瓦濟蘭最大的南北貨商。

在史國成家立業

到史瓦帝尼第五年,侯志良認識英裔史籍的妻子Tokky Henwood韓瑪玲,太太認同華人文化習俗,說華語,兩人共同經營雜貨生意。有著生意頭腦的侯志良,注意到非洲民眾熱愛音樂的特質,決定結束雜貨生意(營業時間長、辛苦),開設音響電器行。

侯志良不惜租金、將店面選擇在人潮最多的市中心;音響電器生意興隆、獲利豐厚,侯志良就以表現良好的黑人員工作為開新店的店長,負責營運管理,給予高薪重責。授權專人的效果良好,音響電器生意展店迅速,十年間侯志良在史瓦濟蘭主要城市開設七家店面,成為史國當地最大的連鎖電器行。

就在生意鼎盛的時候,一起打拚的妻子,在看店時遭歹徒搶劫。侯志良下定決心放棄現金收付的音響電器生意;2003年間決定踏入紡織成衣的製造。

從未涉足製造業的侯志良,請來有成衣經驗的大陸幹部,負責工廠生產管理;他與妻子則負責營運、銷售、人事以及財務等的管理。一開始專門替銷往美國的台灣製衣廠代工生產(史瓦濟蘭當時有AGOA紡織品銷美免關稅的優惠),但是替台灣成衣廠代工,利潤極其微薄,前三年完全沒有獲利。想到自己多年來勤學英文,以及經由英國裔妻子的協助,決定自行開拓南非成衣市場,放棄訂單穩固、卻利潤不穩定的代工生產營運模式(史瓦濟蘭匯率與南非幣同,南非因為政權轉移、匯率波動嚴重、幣值下滑;銷往南非,不受幣值變動的損失)。

但南非市場重視品質,要求嚴格;他就趁此提升品質,很快的就由虧轉盈。當時台商在南非地區一帶有20~30家成衣廠,大多都是AGOA優惠關稅銷美國市場的代工為主,侯志良成為第一家進入南非的台商成衣廠。

隨著南非市場的拓展,侯志良經營的成衣廠每年都有35%的成長,用人也由原來的200多名員工,增加到目前的1,000名。除了成衣生產工廠外,也增加印花廠、運輸公司,除了一道創業的妻子,兩個分別在英國、台灣學成的兒子,也陸續加入經營團隊。

商而優,轉進養蠶

與史瓦濟蘭王室有通家之好的侯志良夫婦,三年前因緣際會在王妃擁有的莊園附近,購得100公頃的良田。如何善用這百頃良田?多年從商的經驗告訴他,最好從熟悉的行業入手。他考察中國杭州絲織產業後,「種植桑樹,養蠶做蠶絲被」,就成為侯志良商而優、轉進農業的敲門磚。

侯志良性喜學習、蒐集資料、研究分析。他發現史瓦帝尼的氣候溫度、非常合宜桑樹種植以及養蠶。他說,「同樣的蠶蛹,在中國需要30~35天的生長週期,但在史瓦帝尼只需25~30天,整整少了5天。」

侯志良設定華人世界為蠶絲被主要為目標市場。相較於中國大陸的人工成本,史瓦帝尼養蠶、抽絲作成蠶絲被的加工成本,會比中國更有競爭性。目前正值美中貿易大戰,相對中國紡品銷美還須加徵關稅,史瓦帝尼銷往美國市場反而可享有AGOA免關稅優惠。

侯志良百頃農場完全採有機種植,目前桑樹種植面積達20公頃,並開始進行孵育優化的種蠶。農場其餘的部分,則以自然生態發展-放養雞、鵝、馬匹;種植芒果、荔枝等熱帶果樹。

就在種植桑樹的同時,侯志良得知桑葉茶有益於預防「三高」等保健功能。一年多前自中國福建安溪請來製茶師父,購置設備,研發產製桑葉茶。自己當白老鼠試飲服用,發現各類健康指標大有進展;同時桑葉茶也通過SGS無毒認證。桑葉茶反而提前於蠶絲被,進入市場。農曆年前外交部與國經協會投資參訪團的團員拜訪史瓦帝尼,每人都受到一份有機栽種的桑葉茶做為禮物。

由於多年經商累積的豐富資源,侯志良這回務農,不以牟利為唯一,「永續經營、留給子孫青山綠地是我的關懷」。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