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秒的世界 Z世代上了抖音的癮

「給我15秒,我給你全世界」,抖音摘下2020年社群平台后冠,擁有「20歲以上的人不太懂」的熱門,但超魔的演算法讓Z世代也發抖,也創造出「另一個世界」的社交模式。

當社群平台臉書(Facebook Inc.)被定位給40歲以上族群,而Instagram給20-40歲的使用者,抖音(TikTok)則是為20歲以下網民闢設的秘密國度;這個價值高達100億到300億美元的科技公司不是來自美國矽谷,而是中國北京。

眼看著抖音的用戶即將飆上10億人,陷入2019冠狀病毒(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慘況的美國政府,面對中美之間不斷推高緊張氣息的新冷戰,也想「有錢自己賺」,總統川普下令中國科技企業字節跳動要把TikTok賣給一家美國公司,否則將禁止它在美國運營。

對矽谷科技公司而言,這是個警訊,TikTok是第一家對準西方市場的中國公司,儘管它最大的用戶群在印度,其次才是中國和美國。

科技工具長江後浪推前浪不奇怪,每隔幾年就有新的應用程式重新定位現代人使用社群媒體的方式,從2005年Myspace、2008年臉書(Facebook),接著2014年的Instagram,曾經Snapchat短暫閃過,2020年迎來TikTok登上社群的寶座;正確來說,TikTok是所謂Z世代年輕人喜愛的熱門社群平台。

Z世代在歐美泛指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前後出生的族群。

TikTok是美國父母們這一年常聽的網路名詞,但它太新了,以至於許多成年人對於TikTok還懂得不多,「難以理解的搞笑」、「看不懂的無厘頭」是中年同溫層的表情語言。

家長們只知道這玩意兒把原本可愛的孩子們變成了外星人,奪走了他們和家人眼神交會的時間並黏在螢幕上,還失去了當學生該有的專注力,「嗯,就跟TikTok15秒影音一樣短暫」是大人們的搖頭。

「嘿,你知道嗎?跟我一起上課的同學在TikTok上有30萬個粉絲,30萬喔!而且有企業贊助喲!」一名18歲大男孩克里斯講起他們高中生涯裡的社區明星,就是校園裡可以面對面說上兩三句話的人。

有追蹤者就有創作者,他的同學們七嘴八舌地貢獻使用心得,「我們需要一點新東西,擺脫臉書、Instagram那些爸媽在的地方,不過社群的概念都差不多,TikTok也不是真的那麼新,會用智慧型手機就可以玩。」

「電視廣告30秒,TikTok影音更短,更抓得住眼睛!」雖然娛樂幽默是TikTok最主流的短影音,教育型、心靈雞湯型和商業導向的內容逐漸增加。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和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使用TikTok,透過「幕後花絮」展現記者的人格;美國職籃NBA和職業美式足球聯盟NFL用TikTok拉攏年輕粉絲;青少年使用者說:「TikTok厲害的就是,你不用花時間找,東西都自動吐給你了。」

不過,大人們也別小看新世代年輕人對於社群平台的控制力,「我查到TikTok有1,500萬條的人工智慧科技(AI)演算,比Youtube更能讓你黏住」、「我的電腦天才同學說,TikTok會讓人上癮的,沒有自制力的人最好別玩!」

正如美國政治學者歐斯林(Michael Auslin)說的,數學很重要,「人工智慧科技的背後都是數學。」玩不贏的人可能就等著被玩。

8月,進入美國夏天的尾聲,再不到兩週應該要開學,但現在開不開學都一樣,網路已成為大教室,在美國仍看不到實體教室的歷史時刻,大人逐漸對孩子們的網路使用時間鬆綁,何況管不了那些將熟未熟、使用網路比父母輩更厲害的青少年,他們的人際互動存在「另一個世界」。

一位住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的青少年家長觀察,孩子們未來面對真實社會要賺錢自求溫飽的殘酷世界後,就知道抖音扮演了娛樂和暫時逃脫現實的工具,就如同他們的父母用臉書和Instagram暫時喘口氣和維持社交的模式相同。但是政治人物看抖音卻又是「另一個世界」的國與國充滿敵對、算計和利益的複雜交換所使用的棋子。

2020年紅了TikTok,下一個又是什麼?工具推陳出新,只是再一次顛覆人際相處之道和社交模式,甚至有能力扭轉商業獲利契機,甚至國與國之間「永遠的利益」交換,只因社交存在人的基因裡。


延伸閱讀

抖音不畏封殺 奪非遊戲應用程式收入冠軍

微軟收購抖音 川普建議全買下回饋國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