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信業者向國外取經 面臨四大挑戰

台灣將進入布建5G網路的重要階段,但如何建才有效益,政府與電信業者仍未有定論。國外早有經驗可循,透過合作的方式產生最大綜效,值得台灣學習。

5G發展攸關產業升級與整體國家競爭力消長,各國政府莫不大力支持;然而,5G帶來的高耗電及天文數字的投資支出難題,也讓政府與業者傷透腦筋。台灣可以借鏡國外電信業者的合作經驗,截長補短,找出一條最適合我們走的路。

 

在全球多個國家開始布建5G網路的同時,台灣也緊鑼密鼓地進入準備階段,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公告5G首波頻譜,將在今年十二月九日展開競標。5G網路怎麼建?電信業者如何合作?如何用最精簡的資源、對環境最少的負擔,以及最短的時間,把5G網絡造起來,考驗台灣人的集體智慧。

吃電怪獸

5G基地台耗電量是4G的九倍

其中,耗電問題最值得關注!亞太電信董事長呂芳銘以中國電信於3GPP(全球制定5G行動通訊的標準組織) 標準會議投稿資料說明,5G世代每一個基地台的耗電量是4G的三倍以上,加上5G由於傳輸距離較短,基地台的布建密度會是4G基地台的三倍以上;因此,加總起來,5G基地台的總電力消耗,恐將達到4G基地台整體耗電的九倍規模。

為什麼5G基地台的耗電會高出許多?這與5G必須採用「巨量天線」(Massive MIMO)與高效能運算單元有關。其次,為了實現物聯網、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零售等產業升級目標,5G每個基地台要連網的裝置,也比4G高出數倍之多。也就是說,5G基地台不但要比4G忙碌甚多,數量也多了三倍以上,勢必成為未來台灣的「吃電怪獸」!

呂芳銘指出,台灣電信通訊對於全台電力的耗用比率,已達三%之多。換句話說,政府若放任業者各自布建,5G世代來臨,電信通訊可能吃掉台灣二一.八%的用電量,又值台商大舉回流之際,台灣電力供給恐將捉襟見肘。

除了耗電,資策會MIC資深產業分析師鍾曉君提到,「站址」也是電信業者不能忽視的成本。她指出,在4G基地台布建已如此困難的情況下,布建密度需更高的5G基地台,如何找到合適地點,對電信業者是一大考驗。

「基本上,我們是鼓勵共建。」NCC主任祕書蕭祈宏指出,NCC對於5G時代電信業者合作採取正面態度;因此,NCC也參考歐、美、日、韓等多個已布建5G網路的作法,希望以國外為借鏡,找出適合台灣的模式。

 

5G障礙

 

官方態度

鼓勵共建不介入   業者自行商業協商

雖然台灣5G頻譜標售底價尚未公布,但台灣大哥大當年4G頻譜的標金就高達二九○億元,一般預料5G頻譜標金會更高,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林之晨曾估算,一家電信覆蓋全台的4G網路要花一千億元,5G至少要三千億元。

台灣大哥大前總經理鄭俊卿曾表示,電信商投入5G要承擔五到十年的虧損風險。台灣之星總經理賴弦五也提過二○二五年之前,電信商無法靠5G賺錢。若看電信三雄近年的獲利狀況,一五年三家總獲利仍有近七百億元,一八年卻衰退到低於五九○億元,未來5G投資的回收壓力可想而知。

在頻譜標金無法省的情況下,基地台建置的投資若能夠透過共建分攤,將可大幅降低業者的營運負擔。目前NCC與電信業者多次討論後,決定開放5G的合作模式;不過,蕭祈宏強調,NCC不會主動要求,而是希望能讓業者自行商業協商。

「日本、香港、歐洲,都有類似的(行動網路)合作。」NCC綜合規劃處簡任技正陳玟良說明,當前在5G網路的布建發展上,國外已有許多合作案例,甚至有不少地區早在4G時代就展開合作。

其中,位於北歐的瑞典是合作模式最成熟的地方。「瑞典是完全開放的。」工研院產科國際所研究部經理蘇明勇解釋,瑞典由於地廣人稀,網路布建成本極高,電信營運商網路共建的部分就高達七○%。

瑞典的合作方式不僅是共建基地台而已,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陳思豪指出,瑞典的行動網路合作,早已進入頻譜共用的程度。

瑞典在4G時代,當地第二、第三大的電信營運商Tele2與Telenor,為了降低營運成本並快速布建4G網路,決定成立合資公司Net4Mobility,專門管理電信網路設備,並共享網路。

不只是瑞典,放眼歐洲,包含Vodafone、Orange等電信業者,也紛紛在多個歐洲國家與當地電信商合作。「因為對他們(歐洲電信業者)而言,市場是整個歐洲,甚至全球。」陳思豪以Vodafone為例,由各地區電信業者投資網路設備,Vodafone提供跨國電信服務,能把更多資源聚焦在應用服務上。

今年四月,Vodafone與Orange在西班牙大都市展開合作,主動式共享基礎設施。「他們會在人口數達到十七萬五千人以上的大都會合作。」陳思豪強調,過去電信業者基礎網絡的主動式共享合作,多集中在偏鄉地區,這次兩家電信商決定在大都會地區進行深度合作,顯見雙方對於如何降低5G布建成本已有共識。

主動式共享
相較於僅共用設置地點、機房的被動式共享,
主動式共享更進一步共用了光纖、塔台、天線等關鍵設施。

 

各國共識

電信商推共建共享   降低建置成本  

亞洲各國5G建設同樣如火如荼,更不約而同發展出各自共建分享的模式。以中國為例,地方電信商將5G基地台布建、維護及營運的重任,交給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共同出資成立的中國鐵塔公司負責。「由中國鐵塔去找基地台站址、布建,做完之後,再出租給電信營運商。」鍾曉君分析,這樣的模式有助於電信業者加速5G網路的建設。

同時間,韓國與日本的電信業者同樣展開5G的合作。蘇明勇指出,韓國三大電信KT、SKT、LG U+在5G發展初期,就已經有了天線與網絡共享的協議。在中央政府出面協調下,韓國十七個地方政府就5G基地台鋪設可能會使用的人孔蓋、管線、紅綠燈等公共設施進行總盤點,盡量給電信業者方便,以加速5G基地台建置。

台灣愛立信(Ericsson)新任總經理藍尚立(Chafic Nassif)分享了他的觀察,「韓國從今年四月5G商業網路開通以來,短時間內進步得非常快。」他指出,韓國國內可說上下一心,希望在今年底達到5G普及率九○%的目標。日本的KDDI電信則和競爭對手軟銀(Softbank)聯手合作,雙方將共同發展5G基地台等基礎設施。

蘇明勇認為,驅使各國電信業者積極合作的動機,無非是5G遠比4G更巨大的建置成本,讓歐洲、日本、韓國的大電信商,願意採行共建或是共享模式。

 

各國5G共建

 

業者難題

仍在摸索合作模式階段   緩不濟急

這樣的狀況,台灣電信業者自然也看在眼裡。但不同於歐洲早在3G、4G時期就有合作經驗,台灣電信業者仍處於摸索階段。蘇明勇認為,若是透過合資公司的方式進行合作,電信業者首先面對的,就是該如何付費的問題,使用多少頻譜資源該付出多少費用,「這會很複雜。」

另一項挑戰,則是如何透過5G產生獲利的問題,蘇明勇直言,對於新獲利模式的想像,「大家都還沒找到成熟的應用。」陳思豪則進一步分析,合作的結果,很容易導致各家電信業者的服務趨於一致,一旦缺乏服務差異,恐將導致電信業者重回削價競爭。這對電信業者在5G時代的競爭力,可說是相當不利的因素。

5G是電信發展無法避免的方向,台灣僅彈丸之地,倘若政府未能出面主導,與業者共同研議出一套符合台灣的共享模式,而放任業者各自建設,只表達鼓勵態度,恐怕緩不濟急。

可以確定的是,在未來,單純的網路速度提升,不會是吸引用戶最好的方法。「在5G時代,不再只是收取行動上網費。」蘇明勇認為,當自駕車、智慧醫療、智慧製造等多種專業應用的環境成熟,這些專案式服務模式,才會是5G時代電信營運商能否獲利的關鍵。

文章來源:今周刊


 

延伸閱讀

聯發科拚5G 數十套上億設備助攻

蔡明介:對5G晶片信心十足

台北人搶著移居宜蘭好山好水 房仲卻指這個溫泉區房價已腰斬

不是接垃圾就是接屍體?專家告訴你:買大樓「露臺戶」該注意哪些事

買大樓「4樓vs.頂樓」怎麼選?過來人切身之痛:下雨怕漏水、夏天變烤箱…瘋了才會住頂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