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轉容量率不即時 供電綠燈像安慰劑

《搶救缺電大作戰》系列4-1:現象篇

今年酷暑的熱浪來得又早又急,機組還在歲修,5月用電頻創高峰。民眾疑惑,513備轉容量率有10%,為何還是缺電?學者專家認為:備轉容量率是有問題的!清大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葉宗洸認為:「鴨子曲線已愈來愈扭曲」,當傍晚用電第二尖峰出現時,並無充分調度能力,才是必須解決的當務之急。

所謂鴨子曲線,伴隨再生能源而來。簡單說,電力負載從早上開始往上爬,大概在下午2~3點為最高尖峰。當太陽光電負擔白天大部分電力時,傳統能源(煤、天然氣等)供電量將下凹,越接近日落,傳統電源越往上攀升,形狀輪廓就如同鴨子的脖子,就是「鴨子曲線(Duck curve)」。

513缺電當天,台電指備轉容量率有10.03%(約368.2萬瓩),但興達電廠跳機容量為230萬瓩,兩者相減應剩下約138萬瓩電力,這些電力蒸發到哪裡?真是啟人疑竇。

「尖峰負載不應用白天最高那一點來看」,台灣電力企業聯合會理事長黃重球指出,夏天中午最高尖峰的備轉容量率達10%並不難,這不是最壞情況,但應付不了晚上,太陽下山後,用電負載減少,但光電負載下降速度很快,大於用電負載減少的量,才是調度最大風險的時刻。晚上「第二尖峰」備轉容量率恐都不足10%,此時傳統電力須快速升載支援,但能否這麼快就升起來?這是未來次尖峰調度嚴肅的新課題。

民眾對台電供電亮綠燈已失去信心,台電調度處長吳進忠坦言「的確需要檢討」。一片雲、一埸雨都會影響太陽光電供電,目前光電裝置容量6.8GW,瞬間最高發電達425萬瓩,太陽下山光電跟著「下班」,調度風險從白天轉移到晚上6~8點的夜尖峰,光電占比愈高,「未來晚上停電機率相對更高」,這一點台電並未否認。

「有槍沒有子彈」也是備轉容量率失準原因之一。吳進忠說,原本水力以裝置容量打折抓出今年可貢獻調度約177萬瓩,但實際5月僅25萬瓩可供調度,可見枯水年對系統調度風險之大。另汽電共生廠餘電回售也是如此,倘若業者訂單滿線,製程用電增加,尖峰回售台電的餘電,與預估就有不小落差。

「台電備轉容量率公式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估算方式過於樂觀,也不夠即時」,葉宗洸就點出,台電每日清晨公布一次備轉容量率無法反映即時狀態,「即時」備轉容量率其實遠低於10%,且沒有足夠備援機組,所謂「供電綠燈」,不過是配合上級長官的「不缺電宣示」,只是安慰高層的作用,和實際情況背道而馳。


延伸閱讀

2025非核台灣 恐墜缺電懸崖

停電1小時 企業損失10位數起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