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明鑫:南向發展5+2產業 朝系統、應用端進行

「5+2」新創重點產業為:智慧機械、亞洲.矽谷、綠能科技、 生醫產業、國防產業、新農業及循環經濟。

從2019年開始發生的中美貿易戰,一直到2020年爆發的疫情,台商重新思考,在海外建立第二個生產基地的重要性,其中東南亞是第一優先的選項。

要談政府推動新南向的過程,時間還要再往前推,從2016年,甚至蔡總統上任之前說起。當時的環境,從貿易面來講,美國有大量的逆差,經濟發展終究要出現一些改變。對台灣來講,當時大部分的供應鏈是在中國,且比例越來越高,投資的金額越來越大,蔡總統上任前的三個季度,台灣的經濟成長還出現負成長。

等於我們依賴這個供應鏈的市場,走到了極限,台灣要有新的成長動能,所以才會提出5+2產業的發展,它比較強調系統性,或應用端的一些發展。

過去我們做代工,只做代工裡面的零組件,後來兜成什麼樣的成品,賣給什麼人,不是我們的事,也不知道,但做到系統端、應用端時,就要非常清楚要解決什麼問題、為誰解決問題。

5+2產業剛開始是從解決台灣的問題,做為思考點,然後提升到了整個產業的發展,我們也相信這樣的發展趨勢,是全世界需要的,可以輸出到東南亞或其他地方。

我們不希望把所有的成長動能,押注在某個單一市場,新南向也不單只是一個供應鏈移轉的議題,不單只是為了省成本。我們想經營東南亞的市場,所以東南亞需要什麼?必須要了解,新南向政策有這樣的意涵。而貿易戰再到COVID-19的變化,更讓供應鏈的移轉勢在必行。 移轉過程中,政府可以協助。

大企業部分,就是處理好南向國家的法規制度、投資協定和保障等;中小企業部分,如果跟著大企業去,會形成系統性的發展,但大部分中小企業做不到。因此,我們開始跟南向國家探討,可不可以集中一個工業區,讓我們的產業以聚落形式發展,這政府也可以幫忙。

更重要的是南向市場的經營,這跟5+2產業的發展非常有關係。比如說智慧機械,過去投資以後,整個南向國家會有很多延續發展。估計疫情告一段落後,工具機跟機械業會大幅成長,會看到爆發性成長,事實上,生產設備的採購跟安裝的成長已開始出現了。

台灣智慧城市成果 前進東南亞

另外一個重點就是亞洲矽谷物聯網。2016年啟動以來,台灣2018年整體產值已破兆元,現在針對智慧城鄉或智慧城市的徵案有200多項,每項都有solution出來,這些成果,透過每年3月底的全球智慧城市展,很多東南亞國家都有興趣,從智慧安控、水環境監控到智慧農業(用無人機巡檢農業發展)等,想將這 些成果引薦到東南亞。目前200多項中超過30項,已經輸出。

我們希望這些個別的成果,可以整理成整包的系統性智慧城市方案,現在正在設計這件事情,並和東南亞幾個城市與工業園區討論,疫情結束後,在菲律賓蘇比克灣的松玥、泰國的 AMATA等地,都會進行。

這裡面,台灣的5G和AI技術會有很大的機會。比如說用無人機巡檢農業,在4G時代,只能看看有沒有發生異樣,有異樣就派人去了解;到了5G時代,可以用4K影像直接照,透過AI技術即時分析,馬上就判斷是否有危害,橋樑的巡檢也是相同的道理;亞洲矽谷有一項是對新創的協助,舉例來說,現在已到東南亞的FunNow,提供即時服務的資訊,在馬來西亞發展的很好,光陽機車也跟Grab合作,將來會賣光陽的電動摩托車。

另外還做線上卡拉OK的 iKala,2018年先到泰國,現在越南、菲律賓、寮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有涉足。所有台商供應鏈移轉,都要配合海外布局重新規劃,一定要現場去看環境、配套措施、並和當地政府洽談,也包括當地的供應鏈狀況和基礎環境、水電設施等。受疫情影響,我估計最快年中可以啟動,相 信等到疫情獲得控制,東南亞一定會有爆發性的成長。

過去東南亞進行的是一國一中心,現在是要多國多中心發展,配合整個5+2產業的進階,目標市場鎖定在南向國家。尤其越南蠻積極的。

我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根據個別國家的特殊性,與這些發展結合。比如說,印尼有一萬多個島,如果集中發電拉線,是不可能的,成本實在太高,所以分散式的發電系統,尤其太陽能光電是最好的方案,還可以導入智慧化的儲能,是最好的solution。我們只要把solution做好,商機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