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2.0上路4年 為何台人卻更仰賴外籍看護?

台灣人口老化是近年重要的社會議題,政府於2016年9月通過「長期照護十年計畫2.0」,除延續過去提供的長期照顧服務外,更希望建立以社區為基礎的長照體系,透過醫療與支持家庭照顧能力,建立照顧管理制度。

但,政策上路四年,台灣仰賴外籍看護的趨勢不減反增,申請外籍看護的人數節節攀升,長照真能滿足所有人安心在家終老的目標嗎?本文將深入解析台灣長照的現況與挑戰。

今年60歲的陳得問,患有小兒麻痹,屬重度身心障礙者,妻子也因輕度小兒麻痺,無法工作,家中曾聘雇外籍看護,來照顧日常所需。

今年,因找不到適合的外籍看護、不堪遙遙無期的等待,曾想申請長照2.0居家服務項目,詳細研究後,他卻寧可找做生意的兒子來協助、並加速申請外籍看護的流程。

陳得問說,自己與妻子都需要定期往返醫院領藥,自己意識清楚、也能開車,僅須有人在上下車時協助搬運輪椅,但長照陪同領藥服務,規定領藥只能坐計程車,沒有任何空間,若是自己開車,陪同領藥者只要一上車,就會違反相關規定,「換算補助費用,坐兩趟計程車就沒了」,最後還是要麻煩上班的兒子請假來幫忙。

另一方面,由於陳得問為身障者、大多能自理生活所需,居家服務員的服務項目卻難以滿足他的需求。陳德問無奈,長照舊制是計算時數,居服員到家後能夠協助自家灑掃、清潔,減少兒子、媳婦的負擔,長照2.0上路後,限制服務項目,居服員相對沒有變通空間,「申請洗澡、洗頭我又用不著,我需要的是有人協助日常,卻沒有相關項目可以申請」。

當被記者問及,為何不申請台籍照服員?陳得問自嘲說,自家只開了家小店維持生計,收入勉強支撐全家支出,聘請台籍看護一天就要2000多元,自己實在負擔不起;至於台籍臨時看護工,難以配合全家作息,週末與晚上都很難找,「長照2.0看得到吃不到,不能讓我在家安心終老,為了不打擾子女生活,寧可請外籍看護,價格相對可負擔、還能配合全家生活」。

政府大力推動長照2.0,希望撐起台灣快速增加中的長照需求。然而,長照2.0的政策價格較高、人力不足等因素,許多人乾脆如陳得問一樣,轉向聘雇外籍看護,希望請一個人來家裡24小時陪伴長者,希望能「一勞永逸」解決家庭的照顧問題。(外籍看護申請問題有哪些?詳見長照系列1》「為讓兒子放心結婚,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自己,卻成全家生活夢魘…」 在家安心終老有多難?須先通過4大關卡

據統計,截至今年9月止,台灣的外籍看護工已超過25萬人,人數持續攀升中。台灣的長照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製表、繪圖:記者蕭婷方

長照2.0項目難符合所有類型需求 價格高 又缺配套

長照項目改制缺配套 中、重度病患難使用長照2.0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張筱嬋指出,除申請流程繁複外,目前長照2.0的服務型態,預設長照服務是「幫手」的概念,家中還會有人協助照顧長者,服務由時數制改為分項目申請並不適合每個家屬,又無其他的配套可供選擇,不少家屬就會選擇申請外籍移工。

舉例來說,以往家屬可以確認照服員服務時間,現在照服員服務項目完成洗澡、準餐後就會離開,若家中無多餘人手照顧,就很難使用;或者部分長者失能程度高,需要24小時照顧,現行長照2.0服務項目中,沒有人能服務半夜翻身等需求。

台北巿勞動力重建運用處處長葉琇姗受訪時也直言,由於許多家屬不堪申請長照2.0繁複程序、又不知道資源怎麼使用,或者認為長照不好用,傳統上就會傾向請外籍看護來解決問題。

長照服務涵蓋率不足

並非全台灣所有地方都享有完整的長照服務。據監察院今年6月報告,去年為止,台灣長照的服務涵蓋率僅47. 26 %,還有一半對長照有需求的民眾無法獲得求助管道、或無力負擔;其中,還有服務涵蓋率不均的問題,讓部分地區長者無法使用政府的社會福利。

監察院報告指出,服務涵蓋率不足的原因,可能因缺乏資訊及求助管道、也有因為服務費用過高無力負擔而作罷,

長照服務費用超過可負擔的範圍

像陳得問有長照服務需求,卻因項目費用超過可負擔的範圍,導致「服務費用看得到、吃不到」的狀況非常多。尤其在偏鄉地區,會隨著長照給付及支付金額提高,民眾部分負擔的金額也隨之提高。

以花蓮縣的長照業務為例,到宅沐浴車原給付價格為1500元,經過修訂後調高到2200元,但中低收入戶負擔卻由75元提高到110元,一般戶由240元,提高到352元。這也導致許多使用者,在不增加支出的情況下,減少使用次數、或不洗澡,也有人乾脆改成在床上擦澡。

本籍居家照服員不足、價格較高 長照近9成由外籍看護撐起

除制度設計問題外,本國籍的居家照服員人力也十分不足,讓有需求的家庭難以申請。

109年居家照服員的缺口有9600人,政府雖然投注不少資源培力,結訓後實際投入照服員工作的比例相當少。據監察院統計,截至107年底,參加照服員培訓、領有結業證書者,以及取得照顧服務員技術士證照者共計12萬人,實際從事照服員工作者僅有24.5%。

據衛福部107年老人狀況調查報告,當時台灣65歲以上生活需要照顧或需要人協助就有90.7萬人,其中6成7由家人照顧,由外籍看護工照顧者占比為17.1%,機構僅有5.8%。

截至今年為止,外籍看護工已經超過25.5萬人。又據衛福部統計,截至109年8月底,對比其他長照相關機構照顧人力,台灣長照服務人力仰賴外籍社福看護工高達9成。

本國看護成本是移工的2-3

除人力問題外,經濟負擔也成家庭考量關鍵。據勞動部108年外籍勞工館以及運用調查報告統計,家庭雇主僱用外籍家庭看護工前,有聘僱本國的經驗者占了32.8%,不繼續雇用原因就是「經濟負擔考量」,占82.3%。

依照衛福部試算長期照顧不同方案差異,以失能程度較高的8級計算:

方案一:聘請外籍看護工,29,000/每月

方案二:使用長照2.0服務,69,641元/每月

方案三:聘請本國看護工,75,000元/每月

言下之意,不論選擇長照2.0資源,或聘請本國看護,付出的成本皆超過外勞2-3倍。

長照資源與移工政策斷軌

從現況來看,台灣有越來越多家庭選擇以外籍看護填補需求,但台灣的政府將外籍看護權益制度化、完善照護法令的腳步仍待加快。

監察院於108年10月糾正衛福部與勞動部,現階段長照主管機位,不能解決居家照顧人力資源不足問題,長久以來坐視外籍看護工持續增加,而國內長照資源佈建停滯不前。長照政策衛福部應納入社福外籍勞工,積極整合外籍看護工與國內照顧服務體系。

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接受媒體電訪時則說,長照2.0已將有聘雇外籍看護家庭納入服務對象,除照顧服務項目外,輔具、喘息服務都可申請使用。

不過,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張筱嬋指出,政府目前對外籍看護的移工政策不明,讓「使用政府資源的長照政策」與「聘雇外籍看護」兩條路線成為平行線。

張筱嬋指出,外籍看護過去多被認為是「補充人力」,許多相對條件就不會被重視。舉例來說,以往喘息服務規定家屬若有聘雇外籍看護,必須要在外看休假、返國時,親自照顧一個月以上才能申請;現在,雖然開放聘僱外籍看護家庭申請,但僅限制家中長輩7-8級重度失能以上家庭,也讓中度、中重度家庭無法使用相關資源。

張筱嬋更指出,由於對外籍看護的政策態度不明,連帶也讓被照顧長輩的照顧品質受影響。

張表示,《老人福利法》、《長照服務法》均明文規定被照顧者的照顧品質,現行卻沒有任何法規,規範外籍看護如何照顧家中長輩;此外,本國籍的照顧服務員取得執照後,定期也須接受課程訓練,但外籍看護踏入國民前有90小時的訓練服務外,就沒有相關進修課程,面對隨年紀增長、病情產生變化的長者,外看可能沒有能力符合家屬的照顧期待。

(蕭婷方)

文章來源:今周刊


延伸閱讀

長照系列1》「為讓兒子放心結婚,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自己,卻成全家生活夢魘…」 在家安心終老有多難?須先通過4大關卡

長照系列3》長照基金上路僅三年 今年恐入不敷出 估三年後將由正轉負

長照床位一床難求 老了難道只能住幽靈安養中心?專家教你3撇步篩選好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