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的長壽詛咒 日本的高齡化慢性病

銀色海嘯來襲─系列三之三〈借鏡篇〉

編按:莫文蔚「當你老了」這首歌打動人心,但現實上有多少人能像歌詞裡「還愛你虔誠的靈魂,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
2025年台灣邁向超高齡社會,每五人有一人為65歲以上老人,屆時戰後嬰兒潮世代都已75歲,面對初老到終老,台灣準備好了嗎?今年台灣迎來人口首度負成長,高齡少子成為台灣經濟競爭力的最大路障,政府該如何面對這道嚴肅考題。本報特別製作系列報導,供社會各界省思。

韓國→三個五年高齡計畫 力抗又老又窮

「當高齡意味著將陷入貧困,長壽就不是一種福氣,而是詛咒。」金喜來(音)年近70歲,每周固定時間到首爾恩平區的甜甜圈店打工,月收入約40萬韓元(約台幣1萬1,504元),只能過著窘困的生活,連開冷、暖氣都有問題。

在不到3坪大的地下室租屋處,每天看不到日月星辰,也看不到未來,金喜來每晚將頭枕在用衣服疊起來的「枕頭」時,心中默默祈求上蒼垂憐,讓他一覺不醒。「如果有勇氣,心一橫,往漢江一跳,人世間的煩愁就隨江而逝吧。」金喜來就是沒有勇氣。

類似金喜來的悲情,在韓國是現在進行式,韓國老人自殺率節節提升,依據韓國自殺預防中心的數據,每年70 歲以上年長者的自殺率,全國平均值為24.3%。

依據韓國國家統計廳統計,韓國65歲以上人口在2019年時突破800萬人,達到802萬人,佔總人口的14.9%,年齡中位數是42.6歲,到2040年時,65歲以上人口將佔到33.9%,然而讓韓國朝野感到比北韓核武還要令人恐怖的是,65歲以上人口相對貧窮率高達45.7%,也就是說,韓國的高齡社會是「又老又窮」。

「又老又窮」的韓國老人們,為了生計,只能像金喜來一樣,年近70還得打工。事實上,在韓國70歲以上老人的雇用率,超過33%。高麗大學經濟系教授姜承珍(音)指出,韓國老人貧窮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獨居。

韓國人口推估
資料來源:韓國統計廳、韓國保健社會研院    製表:譚淑珍

老人不獨居 就領不到全額津貼

這是在韓劇中看不到韓國的另一個真實面。韓國老人選擇不與子女同住,是因為政府對發放老人津貼有嚴苛的審批,只要父母與子女同住,便被視為有子女扶養,所獲得的福利津貼便被扣除一大半,為了取得國家發放的老人津貼,導致超過72%的老人選擇獨居並孤獨的生活。姜承珍直言,這是制度不完善的結果。更慘的是,有些老人是為了不成為兒子的負擔而自殺。當韓國年輕一輩陷入薪資跟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時,「孩子們也沒有能力養他們,」韓國雇用情報院研究員朴佳悅(音)指出,現在年輕世代的觀念是「老年人應該是由國家照顧,而不是家庭。」

事實上,韓國統計廳的調查也得出「國家應介入」的結果,超過五成的韓國人認為「政府、社會與家庭應共同承擔老人照護」,保健社會研究院研究員鄭景熙(音)指出,顯示只靠家庭力量,是很難養老人,國家必須扮演一定的關鍵角色。

對高齡社會的到來,韓國難道沒有充分意識到?其實,韓國早在2005年就意識到低生育與高齡的人口問題,還因此制定了《低生育老齡社會基本法》,並在青瓦台設立直屬總統的委員會,《基本法》明定從2006年開始,每五年制訂一個基本計畫。

第一個五年,是為高齡社會制定基本法律依據,包括2006年的《老齡親和產業振興法》,2007年定了《老年人長期療養保險法》並於2008年7月1日實施。第二個五年,則是布建基礎設施。第三個五年,也就是從現任總統文在寅上任後,政策目標是落實促進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排解他們的孤獨感。

可以看出來,《基本法》從2006年至今,韓國政府著重在建立法律及制度保障,並沒有從韓國家庭及老人的實際需求著手。

現實上,韓國現行法規對老人福利,根本上是著重在「敬老」,例如將每年10月2日定為韓國的「老人節」,65歲以上高齡者都可獲得敬老年金,每兩年一次免費體檢,他們更可以獲得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折扣優惠等。

而號稱重視福利政策的文在寅政府,在2017年上任後,雖然將基本養老金從每月20萬韓元(約新台幣5,752元)提高到30萬韓元(約新台幣8,628元)。然而,這對生活陷入窘困的韓國老人不過是杯水車薪,小恩小惠,無法改變「又老又窮」的現況。

為了解決韓國老人「又老又窮」的難題,也為了讓老年人口有穩定收入,文在寅政府一直將延長退休年齡列為「高齡政策」重要主軸之一,也因此上任以來在「創造就業」上,增加了兩倍的職缺給高齡者。

創造高齡就業 卻讓青年失業

然而,文在寅政府為解決高齡貧困問題提出的一連串措施,朴佳悅指出,反而引發了企業因人事成本加重、導致員工升遷緩慢、青年就業機會變少等更多的社會問題。

如何讓高齡者有尊嚴地活下去,特別在新冠疫情重創經濟、社會情勢中,同時兼顧高齡者生活需求與青年就業機會,是韓國政府當前的難題。韓國企劃財政部長兼副總理洪楠基今年8月底特別召開了「緊急經濟中央對策本部會議」,高齡議題是其中重點之一。

在該次會議中,洪楠基確立了「高齡者是社會資產、不是社會問題」的政策主軸,並以擴大高齡就業、增加老人福利以及推動健康,作為斬斷社會快速老化的政策目標方向。

有了目標,就要設定需求評估。文在寅政府發現高齡世代普遍存在的問題是:對未來沒安全感、想繼續工作、沒有地方進行社交等。因此政策制定著重在「學習與探索」、「工作與社會參與」、「文化與基礎設施」等構面,並結合社會福利、就業與終身學習,從退休生活規畫開始,協助面對退休生活的轉變,接著建構與學習新的生活、創業或是參與社會貢獻活動等。

當社會愈來愈高齡化,韓國多數的高齡者「又老又窮」的現況,能否靠政府提出「高齡者是社會資產、不是社會問題」政策主軸,就能有所反轉?姜承珍指出,政府的政策是否能滿足高齡者實際需求、是否跟得上社會快速的變遷,是關鍵。

日本→六大對策當藥方 醫保改革很頭痛

日本是全球高齡化的代表國家,為了因應超高齡社會的人力物力需求,在安倍晉三擔任首相的近八年任內,從調升消費稅、改革年金制度,到營造高齡友善環境,可說是卯足了全勁。然而,高齡化就像慢性病,沒有特效藥可治,政府可以做的,就是設法延緩病情惡化,這也是安倍接班人-現任首相菅義偉不可規避的挑戰。

許多日本學者目前在討論「2025年問題」,因為2025年是團塊世代(指1947至1949年「第一次嬰兒潮」出生)即將超過75歲的一年,預估75歲以上的人口將占日本總人口的18.1%,達2,179萬人,即每五個日本人當中就有一人超過75歲。前所未見的超高齡社會即將來臨,社會保障費將成為日本政府沉重的負擔。

2025年…75歲以上人口近兩成

根據內閣府發表的2020年版《高齡社會白皮書》預估,2036年的高齡化率為33.3%,即每三人當中有一位65歲以上的高齡者。2065年時高齡化率為38.4%,即約2.6人當中,就有一位是65歲以上的高齡者。75歲以上的人口比率也達25.5%,即約每3.9人就有一人是75歲以上。

從65歲以上人口和15至64歲的工作世代人口的比率來看,1950年時每12.1人支撐一名高齡者,2015年則為每2.3人支撐一人,到了2065年,每1.3人就要支撐一位65歲以上高齡者。

日本2013年的高齡化率(65歲以上占總人口的比率)為25%,2025年將超過3成,屆時社會保障費的總額將達150兆日圓(約台幣42兆1,950億元),是2013年度的1.3倍,將成為龐大的財政負擔。

安倍政府2014年將消費稅率從5%上調至8%,2019年10月1日再強行從8%上調至10%,主要也是為了解決少子高齡化社會之下社會保障費不足的問題。隨著高齡化的發展,年金和醫療費都大幅增長, 日本近30年的社會保障費已漲了3倍,因此必須靠消費稅來增加稅收,充實國庫。

縮短年金年限、提高請領年齡

為了讓年金制度能穩定維持下去,政府還提高了請領年金的年齡限制。日本的年金制度分為20至60歲全體國民加入的國民年金以及公司員工、公務員加入的厚生年金。以前65歲起可請領國民年金,60歲起可請領厚生年金,2013年修改年金制度後,陸續提高請領厚生年金的年齡,1961年4月2日以後出生的男性及1966年4月2日以後出生的女性65歲才能領厚生年金。

安倍除確保社會保障費的預算外,還採取因應高齡化社會的措施,包括將請領年金的加入年限從至少25年減至10年,讓更多人可以領到年金。針對低年金收入的老人提供每年約6萬日圓的津貼、降低低所得老人的照護保險費等。

日本政府鼓勵高齡者退而不休,能工作時繼續工作,活到老做到老。《2020年版高齡社會白皮書》刊載今年1月做的民調結果也顯示,60歲以上者每五人當中有一人認為「趁還能工作就想一直工作下去」,比回答「工作到70歲左右」的人多2成。「想做到70歲左右」的占21.7%、「做到75歲左右」的占11.9%、「做到80歲左右」的占4.8%。

日本工作世代和高齡者的比例
資料來源:日本總務省及國立社會保障暨人口問題研究所公布的人口估算

日本高齡社會對策的基本框架是《高齡社會對策基本法》,內閣府設置特別機構「高齡社會對策會議」,每年都會向國會提出高齡社會對策年度報告。日本政府內閣會議2018年2月16日還擬定高齡社會對策的大綱,即政府推動高齡社會對策的中長期基本綜合指標。

大綱中敘述「高齡者的體力、年齡變年輕,同時參與就業、地方活動等的意願高」、「65歲以上一律被視為『高齡者』已不符現實」、「應營造能讓有意願的高齡者發揮所長的社會環境」,為了讓所有人都能安心邁入高齡期,「必須提供充份的支援及完善的安全防護網」。

高齡社會對策主要分為六大領域來推動,包括:

一、就業及所得:為實現無論任何年齡都能工作的社會,需完善工作環境。穩定的經營公共年金制度、支援資歲形成等。二、健康與福利:推動強身健體,繼營可持續的照護保險制度。充實照護服務,實現照護人才零離職的目標。經營可持續的高齡者醫療制度、推動失智老人支援對策、充實人生最終階段的醫療、促進以居民等為中心的地方互相支援體制。三、學習及社會參加:促進學習活動,促進社會參加活動。四、生活環境:確保富足穩定的居住生活,綜合性推動適合高齡社會的城市建設、確保交通安全、保護高齡者使免於犯罪、災害等。促進利用「成年後見制度」(針對有精神障礙、失智或智力低下的成人,在無法管理財產的情況下,可透過簽約等手續指定代理人、監護人的制度)等。五、研究開發及國際社會貢獻等:謀求先進技術的研發以及高齡者市場的活性化。推動研究開發、完善基礎設施。與海外各國共享知識和課題等。六、推動所有世代的活躍:即不分年齡都能工作,參與社會活動。

日本政府2019年針對高齡社會對策編列的相關預算為21兆7,197億日圓。其中就業、所得領域為12兆5,185億日圓;健康、福利領域為9兆1,638億日圓;學習、社會參加領域為171億日圓;生活環境領域為54億日圓;研究開發、國際社會的貢獻等領域為34億日圓,推動所有世代的活躍領域為115億日圓。

這六大領域陳義甚高,但推動起來絕非一蹴可幾,以第二項「照護人才零離職」目標為例,就與現實還有很大的距離。根據厚生勞動省估算,2025年必須有約253萬人的照護人才。事實上,照護工作累,薪水低,很少有人想從事照護業,因此預測屆時在照護業界工作的人只有215萬人,與需求差了約38萬人。

厚勞省5月下旬召開「全世代型社會保障檢討會議」,最大的課題是醫療保險制度改革。「中間報告」聚焦後期高齡者(75歲以上老人)的醫療負擔問題,擬將後期高齡者的窗口負擔額比率從現在的1成提高至2成,且所有醫院在診療後期高齡者時也要負擔100日圓等的一定額度。

原本預定今年夏天做出改革的「最終報告」,但受新冠肺炎問題的影響,延至今年底報告才會出來。現在日本經濟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而惡化,民生生活受到擠壓,若要再加重高齡者的負擔,恐怕會引起不小的反彈。

銀色海嘯來襲系列專題

一、現象篇》老化失速列車 台灣長照跟不上

二、對策篇》用開辦健保魄力 打造全覆蓋式長照

三、韓國的長壽詛咒 日本的高齡化慢性病


延伸閱讀

不想做下流老人 但正在變成「下級國民」?

孤獨死怎麼辦?遺物整理服務解憂

錢會自動到你的口袋?跟著年輕人走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