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台美經濟對談 為何消失?

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在府院高層殷切期盼下,17日終於抵台,展開旋風式三天訪台行程,惟原本敲鑼打鼓的「台美經濟與商業對話」,一夕間由官方正式對話,「降級」為面對面溝通交換意見,不論「會前會」,抑或非正式雙邊對話,與原本規劃落差太大,政府實在有必要給個說法。

府院昨天一致強調,克拉奇是自1979年以來美國務院官員訪台最高層級,但國務院宣布訪團是出席前總統李登輝告別禮拜,行程未列入台美經濟與商業對話,對原本規劃好由克拉奇和副閣揆沈榮津共同主持的台美經濟與商業對話取消的原因,卻避重就輕。

台灣官方說法大意是:經濟對話因為涉及面向廣泛,準備工作不及而作罷,但這次會先交換意見,對後續經濟對話做更周延的準備和安排。

不過,經濟對話涉及面向廣泛是事實,但直到15日前,政府釋出訊息都是台美高層將如期進行對話,沈榮津將和克拉奇對談,難道當時政府不知台美經濟對話涉及面向廣泛,需更周延時間準備?

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昨透露了一句真心話:外賓訪客各項活動向來都是尊重訪客規劃。這意味正式對話「降級」為會前會是美方的主意,但背後真正原因卻臆測滿天飛,憑添外界揣測空間。

究竟是台美雙方對經濟對話主軸談不攏?美方以美國優先為考量,讓台企供應鏈應優先供應給美國,不要供應中國大陸?還是北京當局對克拉奇來訪,頻頻在台海實彈演習,增添兩岸敏感對峙局面?

甚至昨天還傳出美國貿易代表署認為,台灣在野黨反美豬、美牛,先前蔡政府承諾不一定可靠,要求談判進度不能太快,取消台美經濟對話。

無論如何,政府該給個合理理由釋疑,難不成要讓這些揣測甚囂塵上,否則,未來政府要和美方洽談雙邊貿易協定(BTA)或自由貿易協定(FTA),如果像此次這般黑箱作業,如何和國內民眾及企業做最好的溝通?

智庫、學界聯手 台美BTA談判加溫

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訪台,在此同時,台灣金融研訓院與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台灣公共議題研究協會17日合辦「後疫情時代,加速促成台美自由貿易協定」研討會,強調早日完成台美自由貿易協定(FTA)簽訂,為台灣經貿與國際地位開拓新的局面,是當務之急。

17日研討會獲行政團隊傾力站台,前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國發會主委龔明鑫、農委會主委陳吉仲都與會致詞,展現政策面支持啟動台美雙邊貿易協定(BTA)談判。

主辦單位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各國重新思考以大陸為生產中心的全球化現況,取而代之的是加強友好雙邊的經貿等關係,如何在台美關係持續升溫的此時,盤點釐清雙方的爭議點,早日完成台美自由貿易協定簽訂,為台灣經貿與國際地位開拓新的局面。

但「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是一個高度複雜的議題,牽涉到國家經貿戰略轉型的機會之窗、國人的飲食安全,以及受損產業等問題處理。眼前須面對眾多質疑,但也藉由研討會公開理性的溝通與探討,尋找台灣長期最大利益的共識,讓政策效益未來逐漸浮現。

台灣金融研訓院董事長吳中書指出,啟動台美經貿談判來的時機點很重要,全球的政治經貿格局已有新的風貌,一度發生大陸供應鏈斷鏈危機,接著發生物資爭奪戰,目前各國正在檢討重組供應鏈,生產成本不再是唯一考量,安全與韌性將是新的考量。

台灣金融研訓院長黃崇哲指出,今後經貿將邁入「友好雙邊」的時代,當單一國家無法完成全部流程,必須選擇合作夥伴,條件將是與自己有相似價值觀或產經條件為優先考量,也就是說雙邊FTA的關係將更重要。

中經院經濟法制研究中心副主任顏慧欣指出,全球供應鏈已然出現多鏈、短鏈等新形勢,台灣對美國出口主力產品、投資結構近來也有類型的變化,台美BTA是台美關係升級的起點,經由台美BTA的談判,支持雙方新夥伴關係的系統性及制度性框架,將呈現可預測性與明確化合作,從經濟合作與BTA簽署強化雙方鏈結的關鍵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