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合平台創造零工經濟 法規準備好了嗎?

隨網路科技發展,國外P2P(個人對個人)共享經濟帶動零工經濟發展迅速,過去十年,不只是乘車共享、房間共享,甚至醫療、餐飲、律師等都可以共享,再加上餐飲平台外送員、家事打掃人員等零工經濟,各種新經濟模式一波波襲來,政府到底該如何應門?現有法規已經準備好了嗎?

政府目前大張旗鼓推行的共享經濟,說穿了就是披著電子商務技術外皮的租賃業,不論是辦公空間共享、還是捷安特的YouBike單車共享、或是威摩科技(Wemo)、和泰集團的iRent,Gogoro體系的GoShare等電動機車共享,其實多是隨租隨還的B2C模式,而非真正的「共享」,因為消費者還是找得到經營者,政府部門也找得到業者負責。

其實P2P共享概念在台灣並不新鮮,過去十年來已經有社福團體的「互助連線」、也有協會組織的「時間銀行」,都是以服務交換的「時間預托」方式,例如A小姐可以用陪伴長輩就醫看診三小時,換取未來三小時的不特定服務,但這種制度常面臨「儲存」多過於「提領」,變成像志工的單向式服務。

當萬物、萬務皆可共享,首當衝擊的是消費關係,乘車共享、餐食共享時,到底是單純的分享還是營利?服務共享時,提供「法務諮詢」的人是否會違反《律師法》?提供「醫療諮詢」的人是否會違反《醫師法》?民眾該如何判斷取得的共享服務是合法的?

 

另外,在零工經濟部分,餐飲平台外送員身故意外頻傳,勞動部13日火速拍板,判斷UBEREATS與FoodPanda兩大餐飲外送平台與外送員之間有一定程度的指揮監督,確認為僱傭關係、而非承攬,表面上暫時解決了勞工保護的問題,卻後續帶來更大的勞資問題,因為確認僱傭關係,也代表平台與「零工」都必須要遵守《勞動基準法》的工時規定。

當媒合平台的興起,讓交易模式難以掌握時,工作所得、租賃所得會變得更難計算,明明出現類似消費的行為、卻難以課稅;同時,也會讓自由工作者的數量、型態千變萬化,隨著工作時間彈性、工作場所不固定,是僱傭、還是承攬,界線會越來越模糊,勞動權益的保障也將成為相當大的挑戰。


延伸閱讀

認定外送員職災死亡 Uber Eats未通報 重罰30萬

外送員不用怕成「勞保孤兒」 這2險種不可不保!

關注勞工權益 外送員憂僱傭影響獎金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