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壽險業不是只有韓國模式 李紀珠提日本經驗

拯救台灣壽險業,不是只有韓國模式。新光金控副董事長李紀珠28日提出日本模式,即日本壽險業保障型商品占8成,主要是政府提供租稅誘因,導引民眾投保年金險、長照險及健康險,同時取消國外投資上限,允許日本壽險公司以轉投資海外子公司方式,降低避險成本。

李紀珠提出三大建言:

一是政府應提供租稅誘因,導引台灣民眾的投保需求由儲蓄險轉為保障型保單,如年金與長照險,以符合老年化社會需求;

二是建構建康險資訊通報平台,讓民眾自願申報已投保保單,一旦住院,由壽險公司自動以保險理去抵繳住院費用,省去申請理賠或無人協助的問題;

三是強化差異化管理,讓有能力、風控佳的壽險公司可以提供較高的保單利率,也許可加速「汰弱留強」。

李紀珠強調,各國的經驗都值得參考,但日本經歷過日本第一的年代,即壽險公司曾提供6%高保證利率的保單,也經歷過極長時間的低利率環境,保單利率降到0.25%,一樣有利差損問題,更曾有日元大幅升值,海外匯損壓力的階段,且日本已面臨高齡化社會,如何維持壽險業保單銷售等,值得台灣借鏡。

李紀珠表示,國內壽險業大賣儲蓄險,也不能全怪壽險公司,這是需求與供應的問題,且壽險公司有舊有的保單包袱,也有市場競爭的問題,這是業者應自我檢討的部分,但李紀珠說:「政府對壽險業有更嚴厲監管的必要,因為這是社會責任比較重的金融產業,承諾保戶較長期的保障。」

但要導正壽險業朝保障型商品,李紀珠說政府應提供相關誘因,如民眾投保的租稅優惠,日本在1924年就有投保壽險的租稅優惠,1984年增加年金險優惠,2012年則另外給長照及醫療險的優惠,台灣必須營造有利壽險業銷售保障型商品的環境。

此外,李紀珠提,日本每年壽險保費收入占其債券年發行量的20%,但台灣壽險保費卻是國內債券發行量的691%,在公債期間、發行量上,無法支應台灣壽險業需求,必須轉往海外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