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台商著眼大局 從小地方先做起

眉角一:慧眼識人才,就學就業一起來

2008這一年,新竹交通大學慶祝在台復校50周年,辦了個活動,精挑細選最能代表交大的50位優秀校友。現任的凱基銀行董事長魏寶生,也名列其中。  魏寶生本來以為,他是這50人中最年輕的一名,結果不是,而是另一位叫潘健成的青年人。他創立的群聯電子,讓Flash(快閃記 憶體)的應用發揮到極致,以體積小、快速讀寫等優勢,成為資料儲存裝置的技術主流。與 Flash有關者占電子工業比重,穩穩在七成以上,1996年起,電子工業取代了汽車工業,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工業體系。

潘健成是馬來西亞僑生,由於經營事業成功,被馬國政府封為高級拿督,對於台灣人才培育與發展「東南亞盃」的人才需求,他很清楚的說,「我的公司,寧找國外的大學畢業生,進來公司之後,再培訓。」他先講台灣,現在的教育系統已無法支撐人才庫,勢必要引進外面的人才,因此引進來的目的,是希望他進來後可以考慮留下來,補充台灣不足。

「但許多企業的觀念不是這樣,他們希望出錢,給外國的高中畢業生來台灣念書,學成之後,為我所用。」潘健成說,只是這些學生大學畢業後,如果屁股拍拍走人,誰來負責呢? 要怎麼保證他接受工作?不履約的話要賠你嗎?你要跟他打官司嗎?

潘健成認為,很多事情講很簡單,但必須可執行。不妨採取新加坡模式,很清楚的,找你來念書的條件是,一定要保證畢業後工作,而這必須由兩國政府先講清楚,靠企業的力量是辦不到的。

他強調,如果能談清楚,馬來西亞是個投資的好地方,1980到1990年間,台商最多投資就是在馬來西亞,因為1960年代,有大量馬來西亞僑生到台灣念書,台商去當地,都會找到當地的僑生來當員工,彼此都有好處。

眉角二:抓對方向,創新脫穎而出

3月30日這天,一家叫做沛星Appier的企業,在日本上市。上市首日,換算市值高達 14.5億美元,跨越了估值10億美元的獨角獸 門檻,這家因人工智能的應用平台聲名大譟的新創公司,在10個以上的國家設有分支機構,透過這次的財務規劃,共募集了1億 3,000萬美元。

藍濤亞洲總裁黃齊元仔細研究過沛星壯大的過程。他說,併購是很重要的手段之一,而且,它是屬於新型態經濟的投資,能在日本受到如此歡迎,這種模式,對於前往東協發展的台商,很有啟發性。

在黃齊元眼中,台灣未來的東南亞新星尚未出現。從大陸的發展經驗來看,當年康師傅在台灣時,也只是彰化的一家小油商,新星的誕生,未必就和台塑、和碩這些耳熟能詳的大公司有關,只要方向對了,沒有包袱的中小企業,更有機會脫穎而出從目前的產業趨勢來看,他認為,提供智慧解決方案smart solution的業者是其中之一。這牽涉到利用5G、AI,還有物聯網的能力,誰能將其結合對東南亞輸出,就有機會成為明日之星。

第二個領域是所謂的「大健康」,主要涵蓋醫藥、醫療器械和醫材等。這次的疫情,台灣控制的相當好,東南亞人民也目睹台灣的醫療實力,來自台灣的健康商機,也將趁勢而起。

最後則是搭上消費升級的潮流,像30年前的康師傅成功模式,可以在東南亞複製,台灣的產品有較好的性價比,價格公道,品質又優於當地產品,這一類的民生消費必需品,同樣商機盎然。

眉角三:Made By Taiwan,抓住幸福感

越南河內在2020年4月舉辦第一次的F1賽車,那次的盛會,還有台灣的工程師帶領著賽車手去參加這次的活動,只可惜後來發生疫情而取消了。

黑龍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謝璧蓮注意到,這屆F1賽車的主要贊助商,是越南第一大企業VinGroup集團的子公司,老闆是傳奇人物越南首富范日旺。他之前留學蘇聯時,賺了第一桶金,回到越南後,一直往不動產發展。范日旺說過一句令謝璧蓮難以忘懷的話:「我的企業 經營的目標,就是要增加越南人的幸福感。」

謝璧蓮說,這種追求幸福的生活態度,隨著當地人民所得的提升,已經蔚為風潮。從企業的角度,想要搭上這班幸福列車,關鍵還是你的產品有沒有吸引力。例如,不少台灣廠商生產的化妝品或面膜,在越南就很受歡迎,而產品選定後,包裝也很重要,有好的產品加上好的行銷,加上RCEP生效後許多管制鬆綁,台商如在越南生產,不僅可以建立越南市場,還可以輻射到東南亞各國。  即將成立第一家台越電商平台的謝璧蓮, 除了在台灣尋找產品,也瞄向了made by taiwan,即台商在越南生產的產品,列在未來平台銷售的產品名單內。

謝璧蓮強調,從幸福感出發,台商本身的觀念也要轉換,例如要先讓利後再分潤,負擔相當的行銷成本,異地打拚更需要多想想別人,才能共榮共存,達到行銷產品的目的。

眉角四:小心蚊子!醫療體系快跟上來

令人意外的,言談間親切熱忱的彰銀總經理周朝崇,對派駐海外期間最滿意的成就,不是報表上亮麗的財務數字。「你們知道嗎?有三條人命從我手上救了回來!」說這話時,臉上堆滿欣慰的笑。

早年在一銀服務時,周朝崇說,聽到要去東南亞工作,許多人是排斥的,一銀當年的執照,是在政局變動下,當地政府為留住優質銀行所發給。但那時的情況確實不好,以金邊分行來說,首任經理的夫人從住宿飯店下樓時,碰到門口出現爆炸案,受到不小的驚嚇。所以早期派駐東南亞,很多人都是抱著一股勇於接 受挑戰的熱血才過去的。這種情況,跟現在大家要排隊搶設分行,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RCEP掀起了一股新的台商東協熱,對這些初來乍到的廠商,有甚麼要提醒特別注意呢?周朝崇不假思索的回答:「小心蚊子」。對環境的了解也是深耕當地的重要因素,尤其照顧 同仁的健康更是分行經理的使命。

在金邊待了五年,自稱相當幸運的周朝崇說,他去的時候,治安趨穩,經濟也開始成長,銀行員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到處拜訪台商,一旦訪廠到了非城市地區,因為瘧疾、登革熱等傳染病,媒介都是蚊子,所以大家特別著重防蚊。  周朝崇也因此學會了很有效的驅蚊方法:白天時,把房間的滅蚊燈打開,整天插著,下班回來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冷氣打開,等到外面熱裡面冷,再把門打開,拿電風扇吹,蚊子就跑出去了,之後再把門關起來。

曾經有同仁不小心感染了登革熱,非常的害怕,不知該怎麼辦?周朝崇用人脈緊急找到一位台灣籍醫生,在語言好溝通下,那位同事被這位當地台灣醫生治好了。第二次又有人中獎,本來很危險,看了三個醫生都束手無策,但同樣那位當地台灣醫生決定還是試一試、打一打當地的藥,所幸最後也平安無事。

又有一次,一位員工罹患有致死機率的猛爆性肝炎,當時柬埔寨機票都滿了,周朝崇親自跑到長榮、華航駐地辦公室拜託,要求無論如何,擠出一張第二天一大早的機票,把病人送回台灣,回台灣後馬上住進加護病房,最後也搶救了回來。  救了三條人命回來,周朝崇說照顧好一起打拚的子弟兵才是他駐外期間認為最值得的事。 也因此,他呼籲推動新南向時,台灣醫療體系也要配合著前進,才能讓企業打拚事業時,更無後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