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成「10年大限」倒數 南山該「自由」了

潤成「十年大限」進入倒數,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今日一句「會來檢討看看」,再讓南山會否易主成為焦點。平心而論,南山出不出包跟十年條款能否如期解禁,一碼歸一碼,何況若潤成無心或無力經營,金管會硬綁著毫無意義,更該斷然放手。

時間倒回十年前,AIG要脫手南山,潤泰與寶成聯手成立的潤成接下,擋掉了爭議不斷的博智,也解決金管會的麻煩,這貢獻絕對不可抹滅。一來把南山留在台灣,二來有兩個大財團當股東,保戶也安心不少。

當然,企業不會做無本生意,不管潤成當年是打著什麼算盤,都沒如願。十年條款不只嚴格規範與大股東間的關係,更像個緊箍咒綁住潤成,要賣、要併都不行,如同無償把錢借給國家,猶如台新金當年標彰銀的翻版,確實吃足苦頭。

金管會沒有錯,希望長期經營,但保險公司不是小本生意,面臨會計制度變革,有龐大增資壓力。搾乾潤成當然可以,但放南山找個財力更鉅的婆家會否更好?

何況,隨著金融業交叉行銷成形,包括國泰、富邦等大型壽險都有同金控旗下銀行當平台,南山的形單影隻,反成了最大弱點,十年條款原本是要保障保戶,如今反倒是綁手綁腳,侷限了南山的發展,保戶也不會受惠。

假設無心或無力經營,拿「十年條款」來卡潤成更沒意義,這只是煎熬原股東、持續凌遲保戶罷了,沒有人會開心。與其如此,倒不如如期解禁,放南山自由之身,尋求市場機制找到未來出路,才能皆大歡喜。

南山系統出包該不該罰?該!杜英宗是不是應該負責,也不會有人說「不」,但懲罰不應該無限上綱,這是紅線。潤成被綁十年夠久了,「十年條款」說嚴苛亦不為過,金管會不可言而無信,否則以後出事時,沒人會再出手救援。

(中時 黃琮淵)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