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保護主義 大難時代的人道省思

原本就迫在眉睫的糧食危機,隨著俄烏戰爭的膠著雪上加霜,各國為確保國內供應,陸續限制糧食或肥料出口,糧食保護主義興起,恐造成全球性糧荒惡化,通膨危機更加兇猛。

根據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最新數據,截至5月28日全球有20多個國家實施糧食或肥料的出口限制令,包括埃及、阿根廷、印度、印尼、馬來西亞、伊朗和土耳其等國家,限制品項涵蓋小麥、玉米、麵粉、番茄、植物油、豆類、雞肉、糖等,伊朗還將番茄及洋蔥也列入出口管制名單。

印度是僅次於中國的世界第二大小麥生產國,總理莫迪先前聲明「印度已準備好養活世界」(India was ready to feed the world)言猶在耳,5月13日政策竟大轉彎,禁止小麥出口直到2022年12月31日,隔周小麥價格立即飆漲約6%。

埃及缺糧通膨夾擊

埃及2011年因糧價飆漲捲入「阿拉伯之春」革命浪潮,對於這波糧食危機更是嚴陣以待,埃及財政部長馬伊特(Mohamed Maait)日前就警告,全球數以百萬計的人可能會因為糧食短缺而死。埃及作為全球最大的小麥進口國,陸續管制植物油、玉米、小麥、麵粉、油、扁豆、義大利麵、豆類等物資出口,儘管向印度購買小麥的所有協議,不受出口禁令影響,仍面臨嚴峻的通膨。

埃及為全球最大的小麥進口國,面臨糧食不足與通膨危機夾擊。 圖/美聯社

據埃及中央公共動員與統計局公布,埃及4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與同期相比上升13.1%,為2019年6月以來最高水平,其中,食品和飲料價格指數同比上漲26%,使卡達、沙烏地阿拉伯等多個海灣石油鄰國,承諾挹注超過200億美元援助,就怕再因糧食出現第二次「茉莉花革命」。

替代效應稻米漲價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統計,國際小麥價格連四個月上漲,與去年5月相比高出56.2%,穀物整體價格也上漲近30%,稻米作為相對便宜的主食,需求相對上升,價格已連5個月上漲,攀抵12個月高點。根據路透5月底引述泰國官員說法,泰國和越南正協商調高稻米出口價格;澳盛銀行農業分析部門主管懷特海說:「稻米有如礦坑裡的金絲雀,能以此知悉糧食是否會引發政治動亂。 如果開始看到稻米出口管制紛紛出籠,情勢就會變得嚴重許多。」

糧食保護主義也延燒到東南亞,馬來西亞為解決國內供應短缺及嚴重通膨,6月起禁止每月約360萬雞隻出口,引發鄰近的新加坡瘋狂搶雞,著名美食海南雞飯也面臨無雞可賣窘境;印尼占全球棕櫚油供應量一半以上,4月一度宣布禁止棕櫚油等相關產品出口,如今已解除禁令。

極端氣候也是元兇

俄烏戰爭讓全球糧食供給惡化,極端氣候則加速此一情勢。華爾街見聞報導,今年3月以來,印度氣溫飆升至1901年有記錄以來最高的一個月,導致小麥作物在關鍵生長期枯萎,預期年產量從1.11億噸降到1.05億噸,導致出口受影響。

美國北達科他州是春麥主要產地,大雨與暴風雪卻造成種植區域大量減少,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截至5月22日,美國農民僅播種49%的預期春麥播種面積,為1996年以來最低;南部冬麥也不樂觀,受嚴重乾旱影響,預估收成量銳減逾25%。美國農業部預測,2022到2023年度全球小麥庫存可能年減5%,降至2.67億噸,將創6年來新低紀錄。

美國北達科他州受嚴重乾旱影響,農民駐足在原本該是兩倍高的小麥田裡,滿是無奈。圖/美聯社

中英出招搶糧囤倉

世界大國面對糧食供應也分別祭出策略,中國長期厲行囤糧政策,總計2022年前4月砸1,642.4億人民幣買糧食,年增達21.5%,美國農業部(USDA)預估到今年年中,中國將擁有全球69%玉米、60%稻米以及51%的小麥儲備,但僅占全球18%人口。據官方《2022全球糧食政策報告》,得益於「口糧絕對安全,穀物基本自給」,當前國際糧價上漲對中國口糧影響較小,對飼料糧供給具有一定衝擊。

英國6月13日也宣布制定首個國家糧食戰略,重點是增加國內生產以促進糧食安全,將在2029年之前,在農業領域投資2.7億英鎊。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表示,該戰略將支持農民,並幫助保護糧食供應免受未來經濟衝擊的影響。

聯合國斡旋解糧荒

值得注意的是,聯合國糧食計畫署(WFP)官員警告,全球現在有43個國家約4,900萬人鬧饑荒,隨之而起的政治動盪已在斯里蘭卡、印尼、巴基斯坦、秘魯等地發生,若烏克蘭港口持續遭俄羅斯封鎖,全球最快可能在2023年面臨糧食短缺。

聯合國計畫與俄羅斯、烏克蘭與土耳其舉行四方會議,希望開闢海上通道,讓烏克蘭糧食透過黑海出口重返國際市場。俄烏戰爭之前,烏克蘭是全球小麥、玉米和葵花籽油的主要出口國,高達98%的穀物經由黑海運送。

衣索比亞的女性接受救濟協會分發的小麥,Tigray地區多達 90 萬人面臨饑荒。圖

糧食短缺讓通膨居高不下

根據聯合國農糧組織(FAO)編纂的糧價指數(Food Price Index,FPI)自2020年年中以來總共攀升逾70%,雖然貧窮國家容易受食物價格飆升與短缺影響,但富裕國家也難倖免。

據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4月食品雜貨價格較一年前同期躥升10.8%,創下1980年11月以來最大年升幅;德國4月通膨率升至7.4%,創下 1990年兩德統一後新高,其中當月食品價格飆到8.6%,高於當月通膨率;其他如英國最大超市特易購(Tesco)因供應不足限購葵花油,法國承諾發放食品券等,都是糧食供需失衡引發的通膨現象。

印度雖然是糧食生產大國,危機卻體現在糧價過高,據世界銀行2017年報告指出,72%的印度人口負擔不起健康飲食,43%的人口無法獲得營養充足的飲食,如今通膨加劇下,4月份麵粉平均價格創下12年來新高,沒得吃、吃不飽的狀況雪上加霜。

難民暴增釀移民潮

與此同時,難民的暴增似乎仍未引起全球高度關注。數據顯示,俄烏戰爭已推升全球流離失所人數首度突破1億大關。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年度報告顯示,2021年末全球流離失所人數創下8,930萬人紀錄,10年間翻了1倍多。值得注意的是,戰爭引發的糧食危機觸動更深層的風險-大規模移民。

這樣的現象首先在相對弱勢的非洲浮現,由於戰爭造成糧食價格攀升,糧食援助又日漸減少,使難民和其他被迫流離失所者更加弱勢,也升高不同族群間的緊張關係。據非洲聯盟委員會(AU Commission)估計,在2022年,將有1億1,300萬人需要緊急援助,其中有4,800萬人是難民和境內的流離失所者。

歐盟曾於2011年出現全球最大規模的難民潮,對於社會環境、資源分配的影響,至今仍未消退。如同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Filippo Grandi)所說:「若不趕快解決問題,會造成毀滅性衝擊,現在就已經很嚴重了。」

俗話說「民以食為天」,通膨與糧食危機並非單獨的經濟現象,兩者互為表裡,在全球掀起蝴蝶效應,而糧食保護主義昂揚,讓好不容易建立「世界是平的」理想,再度築起高牆,各國自掃門前雪將使全球局勢更加動盪,形成惡性循環。

糧食問題已是不可忽視的人道危機,每個人都不該置身事外,台灣雖然沒有立即的糧荒憂慮,仍該警覺糧食自給與糧價穩定等議題,畢竟,我們與「餓」的距離,比想像來得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