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股市跌 可轉債斷崖式失寵

疫情期間大放異彩、利用低利環境爆炸性成長的可轉債(convertible bond),如今因央行抗通膨大舉升息失去光環,而可換股的賣點,也受到高成長科技股股價大幅拉回的打擊,可轉債甜頭不再,投資人嘗到虧損苦果。

過去兩年拜央行因應疫情打造超低利率環境所賜,可轉債發行爆炸性成長,初出茅廬的年輕公司無須發售股票也能籌到相當便宜的資金。

在指標政府公債利率超低,成長股估值飆漲加上市場波動率升高的助陣下,可轉債這幾年特別受投資人青睞。

美銀全球研究數據顯示,2020到2021年派樂騰(Peloton)、Snap、超越肉類(Beyond Meat)之類的新創企業共發行1,900億美元可轉債,比前面四年合計的發行量還多。2020年可轉債指數報酬率達46%,超車科技股為主的那斯達克指數,去年也有6%投報率。

但今年可轉債市場豬羊變色幾乎乾涸,發債件數寥寥無幾。ICE美銀美國可轉債指數(ICE BofA U.S. Convertible Index)今年來下跌20%,跌幅與標普500指數大致相當。

苦於通膨居高不下,央行加速緊縮貨幣拼命升息,可轉債投資人今年難以享受正報酬。

當債券價格走跌時,投資人可換股賺取潛在獲利,一直以來是可轉債一大賣點。但今年遇上股市回檔修正麻煩,尤其高成長的科技公司是重災區,偏偏科技股在發行可轉債企業的投資組合中占了一大部分。

理論上,可轉債的債券成分應可對投資人起保護作用,理由是即便股價下跌,投資人在債券到期後仍能拿回本金。

然今年的問題是,不少可轉換債的價格跌破票面價值。原因出在基準利率躍升,以及經濟成長放緩加上金融環境的支撐力道減弱,導致債券違約風險攀升。

本月ICE美銀美國可轉債指數31%的可轉債,每一美元交易價低於80美分,17%低於70美分。而在2020年3月疫情引爆風險資產拋售潮的高峰期,低於80美分及低於70美分的比例各為32%、14%


延伸閱讀

特別股混搭可轉債 抗跌跟漲

美股重挫 長榮除息上攻 台股早盤跌逾150點

危機入市 跟隨股神低接美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