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技術競爭會是持久戰

陳添枝(台大經濟系教授、前國發會主委):

中美貿易戰,我針對技術競爭的部分來談,即使貿易戰結束,科技上面的爭霸恐怕還是會持續。貿易是雙贏的遊戲,但技術競爭絕不是雙贏的遊戲,而是你死我活的遊戲。我從中國發展的角度來看競爭的本質,或許可以給大家一些啟示。分三個部分來談:中國技術發展的一些政策的演變,二OOO年以後的自主創新,衝突的來源。

中國技術政策演變:從自力更生到產業技術市場化

毛澤東提到,作為一個要建設社會主義的國家,最後這道關卡就是科技。所以中國低所得的時代就對技術非常重視。劉遵義教授著作裡清楚說明,一九六O年研發(R&D)占GDP的比例已經高達二‧五七%[劉遵義(二O一八)。《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台北:時報出版。頁一四O。],這是不可思議的。一個低所得的國家可以投入這麼多的錢做技術發展,在西方完全封鎖之下,取不到任何技術的資源,完成「兩彈一星」(原子彈、氫彈跟人造衛星)的研發工作。在西方技術封鎖下,中國「自力更生」,取得的技術具有完整性,技術不見得好,但可達到「功能性」目標,技術投資報酬也不受市場的制約。許多技術可用,但不一定有市場價值,因為它從不需在市場上測試。這三十年來,中國產業技術的進步,不管用什麼方式衡量,都是非常卓越的進步。

產業技術的市場化固然使技術引進的效率提高,但也帶來技術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這也是他們執政者最擔心的問題;廠商只引進其所需的技術,利用槓桿極大化技術的效益。市場化的技術發展使中國產業對西方技術的依賴日深,此反映在零組件和生產設備的大量進口上,也反映在低附加價值率上。這種對西方的依賴使中國決策者不安,當經濟越來越龐大的時候,技術的基板越來越脆弱。例如最近常聽說的「半導體的進口值已經超過石油」。

中國大陸政府帶頭自主創新 從技術邊緣漸入核心

中美貿易戰發生,習近平視察珠海格力講話中提到:「製造業是實體經濟的一個關鍵,製造業的核心就是創新,掌握關鍵核心技術,必須靠自力更生奮鬥,靠自主創新爭取,希望所有企業都朝著這個方向奮鬥。」[摘錄自二O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習近平視察珠海格力電器公司的講話。]。國家政策帶領「自主創新」強調掌握核心技術,核心跟邊緣有很重要的差別,政府並不鼓勵邊緣性的技術開發,但是會投入資源在核心部分。

中美衝突之源:中國技術擴展海外

我認為因技術要擴展到海外才引爆中美衝突,不只是海外的爭奪,還包括:一,中國技術整合者強力吸納西方技術,讓主客異位(核心-邊緣逆轉),包括非自願性的「市場換技術」的交易;二,策略性的干預西方企業的聯合行為。例如操作國內的「反壟斷法」以取得技術競爭優勢,這明顯反應在最近高通跟NXP的合併案上,中國花了一年多時間審查,還是不願意合作,重要關鍵點在於他想要有些技術,所以必須要做一些安排讓中國可以享受到些技術優勢;三,國際人才和研發資源的競逐。中國廠商逐漸在美國主要大學裡投資各種研發經費以取得先進技術來源。

我的評論是,衝突的根源不是企業,而是政府的問題,政府要想辦法尋求一個全球的解決方法,企業是無能為力的。問題的根源當然是爭取全世界主要技術的主導權,技術競爭的勝負取決於市場,而不是政府,所以市場是非常重要的元素。但技術的成就不是一天就可成功,這會是持久仗。最後,自力更生不是好的技術發展策略,這在過去已被證明。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