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拔「核」

《搶救缺電大作戰》系列4-3: 國際篇

在福島核災發生之前,核電主要對手是化石燃料,但如今變成再生能源…

位於靜岡縣御前崎市海濱的濱岡核電廠(Hamaoka),一道水泥外牆沿著海岸綿延1.6公里、高出海平面約22公尺,足以抵抗任何海嘯。牆外廣告看板斑駁褪色,鐵絲網外的地上躺著一張「禁止擅闖」的標誌,流露出一種無人理會的滄桑。

濱岡核電廠營運商斥資近40億美元做好安全措施,設置圍牆等措施多數已於2015年完成。但該廠自2011年5月以來便未生產任何電力,也未設定明確重啟日期。

311東日本大震災發生迄今已過十年,此事件可說是核能產業的轉捩點。專家表示,隨著再生能源崛起,各國在安全性與發電成本上可以有更多選擇。

然而,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拔「核」,完全去核能的挑戰性極高。為了趕在今年底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召開前提交日本的國家自定貢獻(NDC),實現巴黎氣候協議定下的共同目標,日本經濟產業省(METI)7月公布最新戰略能源計畫,目標在2030年讓非化石燃料能源比重達到60%(遠高於2019年的24%),其中再生能源占36%至38%,核能占20%至22%,氫氨占1%,以便溫室氣體排放量較2013年減少46%,盼最終能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

值得注意的是,最新能源配置中的核能占比仍有二成,顯示民間反核的聲浪雖不低,但政府不僅沒有廢核的打算,反而將核能視為達到碳中和的手段之一。

根據統計,2010年核能占日本總發電量的25.1%,311大地震以來,僅九座反應爐獲准運轉,且其中五座因法律問題而處於停擺,遠不如大震前的54座,因此核能發電占比已銳降至6%左右。如果要達成2030年20~22%的占比目標,專家估計至少要有30部的核電機組運轉才行。

不過,日本政府要力抗反核聲浪,重啟更多核電機組或建造新廠,同樣面臨極大的考驗。因為民眾對於輻射外洩記憶猶新,多數人並不支持官方放寬監管。日本原子力文化財團 (JAERO)2020年調查就顯示,近五成受訪者希望減少或避免核能發電。  

在福島核災發生之前,核電主要對手是化石燃料,但如今變成再生能源,特別是太陽能與風力發電。

經常批評核能產業的顧問施奈德(Mycle Schneider)表示,鑒於再生能源與電池成本迅速下降,花費10年或15年時間建造新核電廠毫無意義。

核能受嚴格監管、建廠與營運支出攀升,導致成本輸給再生能源。以葡萄牙政府去年8月拍賣為例,得標者最終同意以每瓩時略高於1美分價格供應太陽能電力。此電量約可供應10個100瓦燈泡亮燈一小時。相比之下,據國際能源總署數據顯示,核電價格為每瓩時2.8美分~10美分。

但,再生能源的建置與供給能否趕上目標,則又是另一個課題。

日本政府為了確保2030年度溫室氣體排放量能較2013年度減少46%,除了透過政策來調整能源供應配置之外,也將推動相關技術創新,達到3.9億桶油當量的能源節約量。

根據最新計畫,2030年度日本總發電量約為9,300億至9,400億瓩時(kWh),小於2019年度的1兆瓩時,主要就是因為節能成效顯著。

若照現有能源配置來推算,2030年度日本初級能源自給率約25%,但最新計畫若能順利達成,屆時初級能源自給率將達到30%。

日本能源占比規畫

延伸閱讀

韓國 能源轉型的糾葛崎嶇之路

德國 擁抱綠能 民眾接受高電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