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能源轉型的糾葛崎嶇之路

《搶救缺電大作戰》系列4-3:國際篇

犧牲人民的肺來發電?還是再討厭核電也得列為選項?

能夠想像,2021年夏季,熱到必須隨時帶著冰袋消暑的情景嗎?熱到將雞蛋打在室外停車場的汽車引擎蓋上,20分鐘後可以看到半熟煎蛋的畫面嗎?

韓國2021年夏季創下111年的高溫紀錄。酷熱高溫,又有疫情肆虐,供電更是吃緊,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坦承,7月剩餘電力不到8GW,瀕臨發布「能源緊急狀態令」的狀況。只要剩餘電力跌破5.5GW,政府就會下令辦公室、工廠必須關閉冷氣和其他耗電設施等。

在危急狀態下,產業通商資源部決定緊急提前「重啟」還在維修的核電機組,才有驚無險地逃過斷電危機。

「我們還是需要核電」,韓國多數能源專家、企業家都認為,總統文在寅2017年下令核電退場,某種程度促成能源危機,「這幾年太多的核電機組遭到關閉。」

韓國是全球第六大核電國,目前擁有24座在運作的核電廠,韓國也是世上第三個具備自行研發第三代核電技術的國家,更在2008年開始出口核電技術。

核電發展曾是韓國的驕傲,但2011年日本福島發生核災,讓韓國民眾開始害怕核電。而2012年到2015年核電企業部門接連爆出貪瀆事件後,韓國是核電大國的這個事實,成為全民脊背發涼的醜聞。

韓國的醜聞,從來都不是「單線」發展,檢方調查發現這是長達10年的系統性貪瀆事件,共查出2,114份偽造的產品合格證書,品質有問題的零件已流入24座核電廠中的14座。

2016年到2017年,天天有民眾走上街頭,反核幾乎成了全民運動。2017年,反核的文在寅入主青瓦台,立即宣布不延役舊核電廠、不興建新核電廠。他說:「我們將摒棄以核能為中心的能源政策,邁向一個無核時代。」

然而,在文在寅上任短短三個月內,韓國就先後發生三次測試限電及兩次正式限電,讓企業界、小市民都怨聲載道。

更重要的是,韓國還是全球10大污染國之一,空氣品質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成員中,只贏七個國家,60座、占比40.4%的火力發電廠,是最大元凶。

當眾多研究顯示,為了達到減排目標,核能必不可少,而綠能在2017年占比只有5.2%,無法取代核能,文在寅政府面臨了「是要犧牲人民的肺來發電」,還是「再怎麼討厭核電也得列為選項」的抉擇。最後,文在寅挑選立場中立的350位公民成立「公論化委員會」,連續三個月時間,召開多次專家會議、14次大會後,參與的公民決議「新核電廠」應續建,但也應階段性減核。

經歷缺電、限電、空污,還有夏季高溫,民調顯示,韓國民眾從2017年只有35.5%支持核電,到如今有七成「希望擴大或保持核電」。數據也顯示,在綠能進展落後下,核能占比不降反升,從2019的28.8%,升至2020年的29%。

然而,文在寅政府還是修正了2034年目標,綠能提高為40%,核能降為10%,其他燃煤為15%、天然氣31%。

2021年4月,文在寅更在「全球領袖氣候峰會」上宣布,韓國將停止所有對海外燃煤電廠的投資;並提出《2050碳中和實現戰略》,打算進一步提升綠能至60%,但沒有提到核能比例。這樣的目標,被產學界批為是「虛幻」且對可能的衝擊面沒有具體對策的目標。

面對即將兵臨城下的歐盟碳關稅,包山包海的韓國大企業個個眉頭深鎖嘆道:「虛幻的政策目標,能成為企業的靠山嗎?」文在寅在2022年大選後即將下台,誰會相信一個任期沒剩幾天的政府?

從韓國的故事可知,能源轉型、淨零排碳均可透過科學家的精密計算而執行,然而,科學無法計算複雜的人性與其所造成的影響,韓國的能源轉型,也因此走上挑戰重重的崎嶇之路。

文在寅政府的能源占比目標

延伸閱讀

日本 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拔「核」

德國 擁抱綠能 民眾接受高電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