殼牌吞敗仗 恐掀氣候訴訟潮

捲入氣候變遷訴訟的荷蘭皇家殼牌石油(Royal Dutch Shell),5月底被判敗訴,此判決里程碑恐讓石油巨頭在往後幾年,面臨排山倒海而來的氣候訴訟。分析師表示,此趨勢讓人聯想起數十年前菸草業頻於應付的菸害訴訟。荷蘭海牙地方法院5月26日做出判決,要求殼牌石油須設下更具企圖心的減碳目標,2030年前碳排放減少45%,殼牌得為自身及供應商的排碳行為負責。殼牌對判決結果失望,放話要上訴。

殼牌的判決開了歷史先例,企業有配合《巴黎氣候協定》政策的法律義務,成為這場氣候戰爭的轉折點。

風險諮詢機構Verisk Maplesoft在5月發表的報告發現,與石油、天然氣、煤炭、電力公用事業相關的企業,目前捲入氣候責任訴訟的風險最高。不過從2018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高達83%出自石化燃料來看,有此結果並不意外。

自進入21世紀以來,已發生2,000件以上的氣候訴訟,這股潮流料會給全球碳密集型企業帶來衝擊。自2000年後,氣候相關的訴訟中,歐美企業占了9成,但阿根廷、南非、印度等新興市場企業也開始捲入氣候訴訟。

Verisk Maplesoft編纂的數據顯示,光是今年為止,全球有70多起氣候訴訟,比去年上半年的總和還高出許多。

但分析師認為,往後氣候相關訴訟只怕是層出不窮,目前所見不過是冰山一角,讓人不禁拿來與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菸草案審判相提並論

石油天然氣業對氣候行動的必要性提出質疑;而數十年前,菸草業者也企圖削弱抽菸與罹患肺癌之間的關聯性。

決策者對民間的對抗菸草業行動故作沉默,相關的法律挑戰多年來功虧一簣,直到2006年出現劃時代判決,美國菸草公司因竄改抽菸相關風險涉嫌詐欺而被判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