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衝擊 新興市場股市遇亂流

新興市場股市年初表現超過已開發國家,但二月中以後情況出現逆轉。專家認為有兩大因素讓人預期新興股市面對的困境難以消散。一是新興國家升息壓力大增與火車頭亞洲股市熄火。

MSCI新興市場指數從年初到2月17日1,449.38點的收盤新高為止累漲逾12%,同期間由已開發國家股市組成的MSCI世界指數累計漲幅不到5%。

但MSCI新興市場指數創新高後急速拉回,今年來迄6月18日止累漲幅度縮小至5.38%。相反地,MSCI世界指數6月14日收在3,019.88點的新高,18日報2.954,18點,今年來累漲9.8%。

專家指新興股市不斷承受壓力,其中有兩大理由最受關注。首先全球多國央行面臨收回寬鬆貨幣政策的壓力變大。

摩根大通6月中報告預測,部分新興國家央行,將在明年3月底前升息,占整體新興央行比率達38%,是其1月預測比率占19%的兩倍。

相反地,已開發國家央行在明年3月底前升息,占整體比率就維持在1月預測的11%不變。

像巴西今年來已三次升息至4.25%,回到去年2月疫情爆發前水準。雖然MSCI巴西指數從3月開始走高,到6月17日收2,034.67點,但仍低於2019年底的2,404.74點,而且升息無助加快經濟復甦。

新興股市承受壓力的另一原因,是去年推升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亞洲股市,今年來表現受各種因素影響而持續疲弱。

中國大陸、台灣和韓國等三個股市,合計占MSCI新興市場指數權重約三分之二,顯示東亞股市對新興股市影響極大。

當中台積電、騰訊、阿里巴巴與三星電子等科技股,又占整個新興股市比重達20%。這種過度集中少數地區股市和個別科技龍頭,對新興市場並非好現象。今年來這些科技股表現低於大部份地區股市時,新興股市表現就受拖累。

市場也擔心美國升息推升美元,對新興股市產生負面影響,尤其對發行大量美元計價債券的國家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