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疫情失控 新冠肺炎發現雙重突變病毒株

根據巴西克魯茲基金會基因組數據平台,2019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以來,巴西境內已發現92種變種病毒株,其中傳染力更強的亞馬遜病毒株P1已成為主導巴西疫情的病毒株。

克魯茲基金會(Fiocruz)指出,源自巴西亞馬遜、英國和南非的3種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變種病毒株,因傳染力更強,頗令世界衛生組織擔心。

但巴西病毒學家史匹爾基(Fernando Spilki)表示,在聖保羅發現類似源自南非變種病毒的「雙重突變」病毒株,更加令人擔心。

史匹爾基指出,目前全世界有上千種冠狀病毒變種病毒株,其中近百種在巴西流行,許多早期大流行的病毒株之間沒有很大區別,現在最令人擔心的是亞馬遜變種病毒株P1已成為巴西的主導性病毒株,以及出現「雙重突變」的新變種病毒株。

克魯茲基金會研究員暨南馬托格羅索聯邦大學(UFMS)傳染學教授克羅達(Júlio Croda)重申,儘管有許多種病毒株在巴西流行,源自亞馬遜、英國和南非的3種變種病毒株傳染力大,應該得到更多的關注。

克羅達指出,雖然其他變種病毒株尚未顯示更強的傳染力和更致命的特性,但巴西的疫苗接種率仍偏低,所以保持社交距離非常重要。

克魯茲基金會的研究顯示,亞馬遜變種病毒株P1已經成為巴西27州其中21州的主導病毒株,包括聖保羅與里約熱內盧;源自英國的變種病毒株B.1.1.7已在巴西13州出現。

基金會的研究還指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之後無症狀和出現輕度或中度症狀的人,都有再次感染疾病的風險,就算沒有感染源自亞馬遜、英國和南非的3種變種病毒株,第2次感染也會導致更強烈的炎症身體反應與更強的症狀。

研究人員波沙(Fernando Bozza)指出,目前在巴西再次感染新變種病毒的風險非常大,所以有必要繼續實施遏制新型冠狀病毒的措施,保持社交距離,減少人流,戴口罩和勤洗手。

2019冠狀病毒疾病已經在巴西造成33萬3153人死亡,1302萬3189人確診。自今年1月17日以來,已有2002萬3132人接受至少第1劑疫苗接種,佔巴西人口的9.46% 。


南美疫情失控 巴西成超級傳播站

在巴西亞馬遜雨林蔓延的P.1變種病毒因有多項突變而更易傳染且恐更危險,如今P.1更從巴西向外擴散、肆虐整個南美,讓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更為棘手。

「華盛頓郵報」報導,變種新型冠狀病毒P.1席捲巴西,導致公衛體系瀕臨崩潰,秘魯首都利馬一家醫院的醫師沙洛美(Cesar Salome)幾週以來一直密切關注情勢。如今秘魯也難倖免,沙洛美看到湧入醫院的患者病情更重、肺部因感染浸潤,幾天內就會死,甚至年輕人與健康者都難逃病毒魔掌。

P.1變種病毒最近幾週隨河川流域散播並跨越國境,讓南美的嚴格防疫措施都擋不住,南美部分地區益發擔心P.1病毒恐很快會成為主流病毒株,讓南美各國都淪為跟巴西一樣的死亡飆升、病患因醫療崩潰面臨等死慘況。

在利馬當地,科學家發現有40%新型冠狀病毒確診患者感染P.1病毒;烏拉圭則有30%確診患者感染P.1;巴拉圭官員表示,在與巴西交界處,有一半確診病例是感染P.1。

而哥倫比亞、阿根廷、委內瑞拉與智利等其他南美國家,都發現P.1蹤跡。檢定病毒基因序列受限,導致難以確認P.1的真正擴散幅度,但從日本到美國已有20多國都確認境內出現P.1病毒。

委內瑞拉傳染病專家卡斯楚(Julio Castro)說:「它正在擴散,要遏止已不可能。」

南美各地的醫院體系都被推向極限。當地最富裕國家之一的烏拉圭在疫情之初曾繳出不錯的防疫成績,如今醫衛體系也快速瀕臨崩潰;秘魯的衛生官員表示他們也在懸崖邊緣,到3月底全國僅剩84張加護病床,上月因醫療資源短缺爆發示威的巴拉圭,各醫院病床早已不敷使用。

華郵指出,P.1病毒擴散在南美其來有自。幾乎全部南美國家都與巴西接壤,各國民眾在邊界城鎮匯聚、過境到另一國宛若過馬路般容易。各國交界處極為有限的監控設施與邊防量能使南美成為走私天堂,現在則讓遏制病毒擴散變得不可能。

南美各國除巴西外,去年都採取嚴格的防疫措施,但各國現已因貧困、麻痺、猜疑與疲乏,紛紛將防疫措施撤除,隨各國經濟受創與貧困加劇,公衛專家憂心限制措施勢將難以維持。而在巴西,儘管染疫病故人數頻創新高,許多州仍相繼撤除防疫限制措施。

巴拉圭傳染病防治學會主席康狄亞弗羅倫汀(Elena Candia Florentin)表示,巴拉圭遏阻P.1病毒擴散已機率渺茫。

她說:「隨著醫療體系崩潰、醫藥與物資長年匱乏、難以早期偵測、接觸史追蹤幾乎不存在,苦候治療的病患在社群媒體哀求就醫,提供醫護接種的疫苗嚴重不足,加上一般人與脆弱族群何時能接種都還是未知數,巴拉圭的前景黯淡。」


延伸閱讀

新冠肺炎疫苗 新增2家日藥廠進入臨床試驗

以色列發表對治新冠肺炎進階療法EXO-CD24 避免新冠病患演變成重症且療程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