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赴美設廠 日業界急跳腳

台積電赴美國亞利桑那州設廠一案在2020年底定案通過,預計2024年上半年開始生產5奈米製程,將成為美國第一座先進製程的晶圓廠。但陸媒爆料指出,台積電公開通報的訊息與業界猜測大同小異,卻引起日本的激烈反應,認為美國與台積電此次的合作有違WTO一貫的原則,同時,背後暗流湧動的地緣政治,也讓日本半導體界頗為忌憚。

大陸《集微網》報導,台積電赴美設廠一事終於塵埃落定,公開通報給媒體的信息和今年5月份的業界內各方猜測大同小異,但出人意料的是,日本方面對台積電的這一重要舉動反應較為激烈。《日經亞洲評論》就曾經報導,某些日本官員抬出了WTO的規則抒發心中的不滿,認為美國與台積電此次的合作不合規矩,這種大規模政府補貼行為有違WTO一貫的原則。

報導指出,台積電在去年春夏之交與美國談判設廠之時,幾乎在同一時間,日本媒體也在頻頻爆出努力說服台積電赴日設廠,目前看來,台積電對日方的請求只投去了外交性禮貌般的微笑,連最基本的意向都沒有達成。

事實上,從整個產業生態的角度來看,台積電很難找到有明顯有說服力的理由在日設廠,因為根據IC Insights的數據顯示,2019年,美國占台積電總銷售額的60%,而蘋果仍然是其第一大客戶,占了台積電年總產量的23%,而大陸則占到其總產能的20%,中美加起來就超過了8成,而且從台積電的營收狀況來看,手機晶片則佔據了台積電的半壁江山。

到了2020年,第二財季台積電各種晶片工藝的營收佔比,7奈米占了36%,對台積電來說,日本半導體公司客戶對其利潤的貢獻度並不高,且逐年降低,2017年以來,日本的fabless公司全球市場份額已經下探到了連1%都不到,與台積電這個全球最大的晶片代工廠的配套步調也顯然不在同一個頻率上。

報導分析,日本邀請台積電到本土設廠也的確有迫切的需求,即來自近鄰韓國的產業升級壓力。乍看之下,在DRAM晶片、液晶顯示器等領域被韓國甩開一大截的日本,依然可以保持對韓國超過200多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但這200多億美元主要來自半導體原材料、零部件和設備,韓國企業對日本產的含氟聚酰亞胺、高純度氟化氫和光刻膠有相當高的依賴度,其中光刻膠的依賴度高達90%。

然而,日韓產業雖有互補,但雙方都在暗地努力降低對對方的依賴,可以想像,一旦日本失去半導體原材料這個殺手鐧,制衡韓國晶片製造的砝碼將會大大減少,拉攏台積電,有利於對日本本土晶片工藝製程產生羊群效應,激發國內缺乏彈性的積體電路基礎研究。

另一個讓日本半導體界頗為忌憚的是,台積電赴美設廠帶來的市場格局變化只是表像,背後則是暗流湧動的地緣政治。報導並引述日本《讀賣新聞》指出,英特爾在5月和五角大樓合作時,曾經牽扯到美軍F35戰鬥機晶片的製造,這一部分外包給了台積電和賽靈思的聯合體。

此外,《日經亞洲評論》去年1月首次報導,華盛頓方面不斷加大了對台積電的壓力,要求該公司在美國生產軍用晶片,就涉及到台灣晶片代工廠的軍用晶片問題,這引起了整個日本半導體業界的騷動和警覺,因為美國的東亞防務鏈條牽一髮而動全身,日本努力拉攏台積電,有針對美日協防謀「全局」之前則必須謀「一域」的動機。

最後,《集微網》也強調,信越化學、JSR等日本企業是台積電重要的半導體製造原材料的供應商,但日本在消費類電子處理器的落後和設計公司全球份額的不斷降低,無法讓台積電有足夠理由赴日,台積電最終依然選擇在亞利桑那州設廠,也許該公司的未來不會像鴻海集團赴美被美國政客怒斥「騙稅收補貼」,但日本半導體業界對此的激烈反應,或許會在未來某個時間段獲得迴響。(中時)


延伸閱讀

英特爾被迫斷尾求生 台積電成救命仙丹

台積電觸及528元刷新高 市值攀至13.69兆

來自西點軍校 台積電美5奈米廠CEO出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