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意品牌廠抵制 祖克伯:它們還是會回來的

社交網絡巨頭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最近私下告訴員工,他不願向越來越多的廣告抵制威脅低頭,並猜測「所有廣告商很快就會回到平台上」。

據參加上週五視頻會議上的員工透露,祖克伯在會上表達了他對當前廣告抵制行動的想法。他表示,這場抵制更多的是「聲譽和合作夥伴問題」,而不是經濟問題。祖克伯指出,參與抵制的大型廣告商只佔臉書總營收的一小部分,「我們不會因為威脅到我們營收的一小部分而改變我們的政策或做法」。

在祖克伯發表上述評論之際,500多家廣告商表示,出於對臉書社交網絡上仇恨言論和其他煽動性言論的擔憂,他們將暫停在臉書上的廣告支出。抵制活動令臉書員工和投資者驚慌失措,上周臉書市值短暫蒸發逾700億美元。本周該股有所反彈,目前已接近歷史高位。

臉書高層試圖在公開場合安撫批評人士,大肆宣傳該公司正在進行的、通過人工智慧進步打擊仇恨言論的努力。上周,在臉書上播放的每週員工會議部分內容中,祖克伯宣佈,公司將開始給那些認為有新聞價值但違反公司政策的文章貼上標籤。員工們在內部支持這項舉措,Twitter也採取了類似做法。

祖克伯對員工的私下評論提供了一個更直截了當的視角,讓人看到臉書打算如何應對日益增長的廣告商需求,並讓人得以一瞥他在這場持續的危機中的心態。多名現任和前任員工說,祖克伯以在面對外部壓力下發脾氣而聞名,他對任何關鍵決定都擁有最終決定權。

當被問及廣告抵制行動時,祖克伯告訴員工:「你們知道,嚴格來說,我們並不是因為人們施加給我們的任何壓力而制定我們的政策。事實上,通常我傾向於認為,如果有人出去威脅你做某事,這實際上會讓你陷入困境,在某些方面,要做他們想要做的事情就更難了,因為現在看起來你正在投降,這也會給其他人帶來不良的長期激勵,誘使他們強迫你做事。」

雖然祖克伯承認抵制威脅「損害了我們的聲譽」,但他表示,小企業構成了臉書廣告收入的「絕大多數」,他認為這使公司可以免受大型廣告商的威脅。祖克伯說,公司需要啟動一場「大規模的教育運動」,以明確表明:「我們在整個社區的實踐和積極行動,實際上使我們在解決仇恨言論問題上做得最好」。

儘管臉書預計抵制活動對其利潤的影響相對較小,但自從幾周前開始認真呼籲停止在其平台上消費以來,員工們一直在努力控制後果。臉書高層已經與頂級廣告商舉行了幾次私下的、有時甚至相當激烈的電話會議,包括美國當地時間週二與廣告巨頭WPP聯合主持的電話會議。週三,臉書證實,祖克伯、運營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產品長克裡斯·考克斯(Chris Cox)都計劃與抵制組織者會面。

越來越大的壓力讓臉書的銷售部門尤其感到緊張,他們一直在爭取將廣告商留在這個平台上。臉書副總裁卡羅琳·埃弗森(Carolyn Everson)負責監督臉書與廣告商的關係,她在週二的臉書帖子中寫道:「過去幾周是我職業生涯中最艱難的一段時間,沒完沒了的白天忙碌,晚上長夜難眠,有時甚至會難受得落淚。」

週三,臉書發佈了對「Stop Hate for Profit」抵制活動組織者提出的九項要求的回應,其中包括人權組織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Color Of Change以及Common Sense Media。他們要求臉書提供更多關於從服務中刪除仇恨言論的信息,並確保廣告不會出現在有害內容的旁邊。

臉書表示,它將致力於對其內容審核政策進行第三方審計,並表示正在研究如何改變廣告工具,讓廣告商獲得更多關於廣告顯示位置的信息。

以下是祖克伯就6月26日廣告商抵制事件向臉書員工發表的言論:

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解決廣告商的抵制行動,很明顯越來越多的人和越來越多的公司加入了其中,但我認為,在我們看到了什麼,我們在做什麼和沒有做什麼等方面,提前說明一下可能會有用。

首先要記住的是,任何時候,當你的合作夥伴想要暫停與我們接觸,這顯然不是什麼好事,我的意思是這不是一個好兆頭。但我想說,我認為這更多的是一個聲譽和合作夥伴的問題,而不是最終會因為一系列原因而成為經濟問題。

最大品牌的廣告支出只佔我們整體廣告營收的一小部分。我的意思是,我們經常談論的一件事是,我們主要從事的是為小企業服務的業務。你們知道,我認為全世界有800萬活躍的廣告商在使用我們的平台,這是我們收入中最大的部分。他們才是我們廣告商中的絕大多數。

現實情況是,幾個廣告商,或者即使最終是幾十個離開我們的平台,在經濟上也不會產生太大影響。但是,你們當然知道,這些都是我們想要合作的夥伴,這不是個好兆頭。很明顯,有些受人尊敬的品牌會說,他們認為我們的平台對他們的品牌來說不是個安全的地方,這顯然損害了我們的聲譽,即使他們是在退出Twitter、YouTube或其他網站的背景下這樣做的。

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這是我們在帖子上提出的問題,但我現在會回答,然後我們可以跳過它。我知道這會給我們的GMS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團隊帶來了很多工作,我很感謝你們與所有這些人的接觸。你們知道,我們現在需要進行一場大規模的教育活動,以確保人們知道,如果把我們與其他社交媒體和社交網絡行業進行比較,我們遠不是應對仇恨言論方面最差的,我們在整個社區的實踐和積極行動,實際上使我們在解決仇恨言論問題上做得最好。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據我所知,我們是唯一一家投資數十億美元建立人工智慧系統的公司,可以主動識別我們刪除的幾乎90%的仇恨言論。我們的系統甚至可以在任何人向我們報告之前就進行識別,這是我們在過去幾年裡取得的巨大進步。

你知道,就在幾年前,當我們開始研究人工智慧系統時,我們主動發現的仇恨言論是零,隨後上升到了大約20%,然後一年前我們上升到了大約60%,現在我們幾乎達到了90%的水平。而且,我們應該很快就會超過這個水平。因此,我們的確做得很好,我認為這是我們應該感到自豪的事情,這是我們在為這個行業設定的標準。

在透明度和公佈數字方面,我們也為行業設定了標準,我認為我們應該對此感到高興。這就是我們的團隊現在需要做的工作,確保合作夥伴理解,所以即使面對外部壓力,他們也理解我們在做什麼。因此,即使他們覺得因為壓力很大,他們可能需要暫停一個月或幾個月做廣告,但至少合作夥伴知道我們在幹什麼,我們將能夠繼續與他們長期合作。

但你們知道,當我們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們不會做的是,我們不會因為收入壓力而制定政策。從技術上講,我們制定政策並不是因為人們對我們施加的任何壓力,事實上,通常我傾向於認為,如果有人威脅你做某事,實際上這會讓你陷入困境,在某些方面,做他們想做的事情更難,因為現在看起來你正在投降,這也會給其他人帶來不良的長期激勵。而且,我們內部已經有了類似討論,我們最好的合作夥伴現在基本上都是那些與我們接觸並提供他們的反饋的人,這些人也是我們將繼續進行持續對話的人。

歸根結底,我們不會因為威脅到我們收入的一小部分而改變我們的政策或做法。我們將做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情,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認為這會為社區提供最好的服務,包括我們最近宣佈的政策變化,我們將繼續這樣做,我猜所有這些廣告商很快就會回到這個平台上。

文章來源:騰訊網

(中時電子報 趙永紝)


延伸閱讀

500家企業拒在臉書登廣告 祖克伯淡定

抵制仇恨言論談判失敗 逾400品牌撤臉書廣告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