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出現負利率訴求 鮑爾仍不以為然

美國聯準會本周舉行議息會議,雖然市場普遍認為利率按兵不動,惟利率期貨曾反映,明年初美國將步入「負利率」年代。上周六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的經濟學家Yi Wen在一篇文章中稱,決策者「需求考慮負利率」,以使美國經濟恢復健康。

多數聯準會官員曾置疑,他們是否會像日本和歐洲部分地區那樣採納負利率。

該分析對聯準會沒有任何約束力,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最近表明,他不認為低於零的方針利率是「適宜的東西」。

該經濟學家說,要讓美國經濟恢復微弱增長,或許需求負利率。

此前許多經濟學家認為當時創紀錄的經濟衰退後不會出現同樣微弱的復甦,央行經濟學家Yi Wen在聖路易斯聯儲網站上的一篇文章中稱,完成這種復甦是必要的,也是或許的。

Yi Wen指出,關鍵是在當局在金融危機期間所採納的措施之外,還要採納急進的影響措施,這或許包括將利率降至零以下。

Yi Wen比較了大慘淡和金融危機時期美國對經濟衰退的反響。他發現,通過羅斯福總統「新政」活躍財務行動的應用,協助美國在大慘淡之後完成了V型復甦,而金融危機期間的低利率和聯準會資產購買等首要貨幣方針反響導致了L型復甦,且GDP未能發揮潛力。

Yi Wen寫:「我發現活躍的財務和貨幣方針的結合是美國完成實際GDP水平V型復甦的必要條件,活躍的方針意味著美國將需求考慮負利率和活躍的政府開銷,比方基礎設施開銷。」

Yi Wen表明:「結合方針需求美國能夠生成一個S形模式,開端緩慢增長,且之後迅速迸發。冠狀病毒大盛行的經濟後果將是永久性的。」

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和其他央行官員一向強調,有或許需求採納更多的財務措施。國會現已通過了2.2兆美元的影響法案,但聯準會官員表明,跟著經濟危機持續,或許需求進一步增加公共開銷。

但鮑爾也對美國是否會實施負利率表明強烈置疑,就像歐洲和日本所做的那樣,他們幾乎沒有依據表明,利率低於零是有用的。鮑爾在上周的一次討論中指出,利率低於零往往對銀行不利。

鮑爾對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Alan Blinder說:「我們認為這在美國不是適宜的東西,我想說的是,關於它是否真的有用的依據是稠濁的。顯然有一些負面的副作用,就像這些東西有時會帶來的那樣,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和我都不清楚,這種東西是否適合在美國使用。」

事實上,Yi Wen的文章僅僅對這個問題的一個調查,對整個聯準會沒有任何約束力。

聯準會儘管沒有採納負利率,但已將根本利率水平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它還再次購買債券,不過這一次更關注的是市場功用,而不是經濟影響。

短期美債收益率偶爾會跌至負值,聯邦基金期貨市場的交易員表明,聯邦基金期貨市場的交易員表明,從2021年5月開端,聯準會的基準利率或許會略低於零。

Yi Wen還稱,負利率自身不足以影響經濟,使經濟恢復到曾經的穩定增長狀態。

他寫道:「但重要的是,即使危機即將結束,這些方針也需求持續,以供給進一步的提振,導致經濟更微弱的復甦。」此外,正是貨幣方針和財務方針的結合和協調,為V型復甦供給了滿足的影響。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活躍的財務影響,則急進的貨幣方針:如負利率,自身也或許是無效的。」

金融界人士認為,考慮實行負利率政策時,銀行需同時考慮營運模式的變化,當息差進一步受壓,銀行或會傾向進行高風險的貸款業務,以賺取更多利息,甚至專注開拓帶來佣金收入的非利息業務,銀行的營運方向將會大改。

值得留意的是,銀行體系的穩定性主要建基於公眾信心,盡量減少系統運作受干預,同時降低對整體經濟及社會造成影響。而銀行作為中介者,亦需具備期限轉換(Maturity Transformation)的功能,意即銀行從存款者中吸納短期存款,再向借款者發放長期貸款,並在過程中賺取息差。當實行負利率時,將會大大削弱銀行此中介功能。


延伸閱讀

美防疫鬆綁後首度召開 聯準會例行會受矚目

美經濟前景 鮑爾、穆努欽不同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