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考量 巴西副總統參加阿根廷新總統就職

阿根廷新當選的正副總統艾柏托和費南德茲今天宣誓就職,巴西政府原本不打算派代表出席,但考慮到阿根廷經濟對巴西的重要性,最終由副總統莫勞代表參加就職典禮。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和艾柏托(Alberto Fernandez)從今年年中展開舌戰:艾柏托指控波索納洛「虐待女性、種族歧視和暴力」,而當阿根廷危機加劇,馬克里(Mauricio Macri)連任的可能性受到質疑時,巴西總統亦曾說,「一旦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重新掌權,阿根廷可能變成下一個委內瑞拉。」

波索納洛曾經說,不打算派代表出席艾柏托和費南德茲的就職典禮,但考慮到阿根廷經濟的重要性,阿根廷是巴西第3大貿易合作夥伴,最終決定派副總統莫勞(Hamilton Mourao)前往。

部分經濟分析家和巴西出口產業代表認為,波索納洛和艾柏托之間從阿根廷總統大選前就開始的敵對氣氛,不會有實際的發展,因為兩國相互依存,面對全球經濟放緩,實用主義將被放在首要地位。

雖然如此,如果阿根廷真的疏遠巴西,雙邊關係惡化,受害最大的將是工業,因為阿根廷是巴西製成品出口的主要目的地,以及所有產品的第3大出口目的地。

巴西是阿根廷的主要貿易夥伴,2017年占阿根廷進口總量的27%;中國以19%位居第2。

自1991年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l)成立以來,兩國的工業更加一體化。巴西出售給阿根廷的所有產品中,58%是工業用機械、零件和其他中間產品。

因此,在兩國關係疏遠的情況下,阿根廷也會受到傷害,因為它可能會失去工業的重要供應商。

調查顯示,2018年阿根廷經濟衰退造成巴西國內生產毛額(GDP)下降0.2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阿根廷衝擊」,巴西經濟將成長1.3%,而不是1.1%。2019年,預計這種負面影響將更嚴重,達0.5個百分點。

巴西對鄰國出口減少也會產生影響工商業和服務業的「溢出效應」(Spillover Effect),例如減少出口1台機器,就意味減少運費,減少商業的工作量。

巴西國內需求復甦或可減輕2020年的阿根廷效應,彌補對鄰國銷售下降,但與貿易夥伴保持良好關係仍是一個重要變數,因為整體工業在經濟中持續喪失空間。

英國經濟研究機構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分析家托羅薩(Guillermo Tolosa)認為,波索納洛和艾柏托雙方經常咄咄逼人的言論,主要是各自取悅選民,這些言論只會停留在政治領域,不會有重大的實際發展。

托羅薩評估指出,兩位總統之間明顯的敵意,更多的是虛張聲勢;巴西與阿根廷設置貿易壁壘的動機不存在,而在貿易戰中彼此製造更多痛苦毫無意義。

巴西製鞋工業協會主席費瑞拉(Haroldo Ferreira)相信,外交將解決國家元首之間可能出現的分歧,「政治是一回事,現實世界又是另一回事。」

費瑞拉指出,儘管阿根廷經濟萎縮,但仍是巴西鞋類的第二大買家。因此,鞋業對阿根廷新政府的主要期望是,它有能力讓阿根廷經濟恢復熱絡。

阿根廷是巴西機械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僅次於美國。巴西機械工業協會國外市場總監葛梅斯(Patricia Gomes)表示,對機械產業來說,至關重要的是巴西與阿根廷和任何其他市場尋求對話,避免出口管道受阻。


川普重啟巴西、阿根廷鋼鋁稅 中鋼緊盯局勢

川普開鍘徵鋼、鋁稅 巴西總統傻眼

施壓巴西、阿根廷 川普葫蘆裡賣什麼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