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美企離開中國 川普腦筋動到這…

美中貿易戰惡化,美國總統川普要求美企離開中國引來不少質疑。但川普今天表示,他絕對可以說到做到,因為1977年生效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賦予總統如此權限。

「紐約時報」報導,川普抵達法國出席七大工業國集團(G7)高峰會之際,在推特貼文提及「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IEEPA)。

川普推文說:「致那些說不知道哪條法律和總統權力、中國等有關的假新聞記者們,去看看1977年的緊急經濟權力法吧。結案!」

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過去主要用於鎖定恐怖份子、毒梟,以及伊朗、敘利亞、北韓等各國所唾棄的國家,原意是讓美國總統有權孤立犯罪政權,而非在發生貿易爭端時與重要貿易夥伴切斷經濟關係。川普揚言切斷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可能導致已然瀕臨衰退的全球經濟更陷混亂,仰賴中國生產的美企也會更加不安。

川普常以激烈的威脅作為談判手段,藉此取得另一方的讓步,例如他揚言關閉美墨邊界或對墨西哥商品加徵關稅,迫使墨國在阻止非法移民方面有所作為;但他若真在美中貿易戰使出同樣技倆,就會是尼克森1970年代初期與北京開啟外交關係以來,美中最大的決裂。

就算不走到決裂地步、川普最終縮回,這樣的威脅仍可能對美中關係帶來長期衝擊,或許也會讓北京強硬派聲音更大,大到敢敦促習近平對美國採取更挑釁的作法。

小布希時代的國際經濟顧問普萊斯(Daniel M. Price)說:「在這種狀況下、為了這些目的動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就是濫用。此法原意是要解決特殊國安威脅以及國家真正的緊急狀況,而不是要應付總統的不快。」

在川普關稅戰打擊下,去年還是美國最大貿易夥伴的中國今年退居美國第3大貿易夥伴,但美國仍是中國最大貿易夥伴。中國23日表示會對美國貨品加徵關稅以報復川普最新的課稅,川普在數小時後揚言更進一步加徵關稅。

美國商界領袖警告,強迫企業離開中國會傷害美企競爭力,造成巨大的金融損失。

美國商會上海分會主席季愷文(Ker Gibbs)說:「要撤出中國很難,若因關稅被迫這樣做,那簡直非同小可。我們沒理由放棄中國市場,中國市場太大,太重要了。」

商界領袖表示,川普若強迫美企出走,可能導致美企跳樓大拍賣,他國企業則漁翁得利,搶走美企利益。

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總統可在國家安全、外國政策或美國經濟遭遇國外「不尋常且重大威脅」時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如此一來,總統有特別權限規範美國人「任何外匯交易」。

截至3月1日為止,歷任總統共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宣布54次緊急狀態,其中29項仍然有效。根據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資料,過去援引此法來對付國際恐怖分子、大毒梟、侵害人權者、網路攻擊者、違法武器擴散者、多國犯罪組織等。

在和中國這樣的國家產生貿易齟齬時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會是相當程度的背離法律。但川普可能主張,中國竊取智慧財產並在南海擴張軍事,已構成國安威脅。

國際律師事務所美富(Morrison&Foerster)合夥人史密斯(John E. Smith)表示,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過去從未用於與國安無關的純粹經濟戰,因此可能會在法院或國會遭遇挑戰,「我幹這行20年了,不涉及國安威脅卻動用到此法的狀況,還真沒見過」。

川普提高陸貨關稅最高至30%

17檔避風港概念股 出列

即便這是前所未見的法律解釋延伸,一些國際貿易律師認為,法條涵蓋面向包山包海,足供川普發揮。

吉布森鄧恩與克魯契爾律師事務所(Gibson, Dunn& Crutcher)律師艾利森.李(Judith Alison Lee)說:「如果總統先行宣布美國遭受國安威脅,法令賦予他幾乎可作任何事的權限。雖然這會造成很大的混亂,但技術上來說,我認為此法給了他權限。」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國際商業學者芮恩希(William Reinsch)則表示,不認為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賦予川普要求美企離開的權限,但川普或可阻擋往後的投資、凍結中國資產,且把中國金融機構排除在美國金融體系之外。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