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床頭吵床尾和 全球空轉

大阪「習川會」歡喜落幕,情境有如時光倒轉到2018年12月1日的阿根廷「習川會」,一樣是G20領袖峰會,一樣是會前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連會談結果也雷同,即貿易戰休兵、雙方重啟協商、暫緩徵稅、中國擴大對美採購等,有如老戲重新上演。

大阪「習川會」的結論,雖讓全球政經界暫時喘一口氣,但中美兩強競爭的根本問題,也就是中國的國力崛起挑戰美國的世界霸權地位,絲毫沒有獲得解決,不禁令人擔憂,中美之間「衝突-和解-再衝突-再和解」的循環將不斷上演,讓全球經濟在觀望和恐慌的氣氛中,一再空轉。

中美間的摩擦,自2018年3月22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備忘錄,授權貿易代表署(USTR)對中國600億美元商品課徵關稅以來,經過一年多的演變,已經從單純的貿易戰擴散至科技、金融、國安及人員交流等廣泛領域的衝突,目前來看,貿易摩擦反而是相對容易解決的問題,其他議題則是盤根錯節,雙方要走向全面和解,恐非易事。

至於接下來中美關係如何發展,可從雙方的國內情勢來看:美國方面,2020年美國將邁入總統大選年,川普已宣布競選連任,接下來爭取選票是川普施政的一個重要考量,然而,川普政府對中國商品的加稅動作,對美國企業和一般民眾的負面效應持續擴大,從日前USTR舉行對中國3,000億美元商品加稅的公聽會,企業反彈聲浪之大可知一二,這應該也是美方在這次習川會做較大讓步的原因之ㄧ。

儘管美國朝野兩黨對抑制中國壯大,有較高共識,但在選票考量下,影響老百姓民生和企業利益的關稅措施和科技戰,很有可能暫時縮手。至於對民眾沒有立即切身利益的國安、外交等議題,兩黨為了在選戰一別苗頭,可能成為美方持續在中國政策加碼的重點領域。

在中國方面,2019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的重要年頭,此時中國經濟持續放緩,保增長、保就業壓力加大,加上國內金融風險隱隱上升,「維穩」成為中國領導人當前施政重中之重,此時外部的中美貿易戰若繼續增溫,恐不利國內局勢的穩定,從此角度看,或為接下來的中美貿易談判,創造較大的折衝和妥協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