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貿易戰 已接近「攤牌」時刻

中美貿易戰升級,美國加徵高關稅,中國揚言反制。雖然官方沒有明確指明,但逐漸浮現出的工具已包括人民幣貶值、拋售美國國債、減少對美投資與採購等幾個方向。

中國5月31日宣布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並於1日對原產美國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是近期中方較為具體的舉措。然而,不可靠實體清單儘管被視為針對美國限制華為的反制手段,如何使用也要深思。

上海對外經貿學院院長黃建忠受訪時表示,限制特定公司的手段是雙面刃,除了擔憂雙方互砍無限升級外,「若美國限制華為,中國是否也要限制高通?牽扯到產業上下游問題,限制高通是否也會害到華為?」

在匯率部分,美國加徵關稅重擊以出口為導向的中國,自中美貿易戰以來,人民幣貶值劇烈;市場人士認為,中國可以透過人民幣貶值來抵銷美國高關稅所帶來的衝擊。

但也有分析認為,在中美貿易逆差數字仍然懸殊之時,人民幣貶值的作法是飲鴆止渴,將造成競爭性貶值。此外,人民幣「破7」又是中國匯市的信心底線,若放手貶值,可能在國內造成更難收拾的經濟危機。

相較之下,有分析師認為,拋售美債似乎是能重創美國金融市場的殺手鐧。中國外圍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5月13日就曾在推特(Twitter)上說,中國有很多學者正在探討是否要拋售美債。

中國官方現持有1.1兆美元(約新台幣34兆元)的美國國債,是世界上最大的單一美債持有國之一。若中國拋售美債,將導致美國債券價格大幅降低、殖利率飆升,增加美國民間借貸成本,抑制美國經濟成長。

但也有分析認為,拋售美債讓其殖利率飆升,同樣會損害持有美債的中國利益,且中國持有的美債太多,難以另尋其他穩定的投資替代選擇,並造成國內市場劇烈波動。

事實上,有不願具名專家曾透露,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以來,中方不可能沒有考慮過上述反制手法,因考慮到過於激進的方式影響太過全面,中國不會輕易動用,以免兩敗俱傷;但中國也不吝於讓美方知道,「中國是可以這樣做的」。

就算是稀土牌,中國官方也從未明說,停留在威脅階段。然而,減少對美投資與採購卻早已經開始,近期中芯國際從美國退市、阿里巴巴考慮轉向香港市場融資,都顯示出中國企業正在布局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以分散風險。

另一方面,中國對外採購也是一項可靈活運用的籌碼。此前傳出中國與波音正洽談波音史上最大訂單,香港經濟日報分析,這是中國藉波音施壓川普政府。

至於經貿戰背後的政治局勢,黃建忠表示,美國有總統大選考量,今年也是中共建政70週年,雙方都有內部壓力要面對,自然互不示弱。

他認為,中美貿易問題走到現在,已接近「攤牌」時刻,端看G20峰會期間,中美雙方是否能重新打開協商,「6月會非常重要」。(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