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級企業債 避險資金湧入

中美貿易戰火未熄,資金前進高評級債券避風頭,風險債全面淨流出,投資級企業債連17買,近周再流入89億美元居冠,風險債全面淨流出。

根據EPFR Global,統計至5/15,資金主要流入投資等級債與政府機構債,除了投資等級企業債券基金獲資金淨流入89億美元之外,高收益債券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37.7億美元,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28.72億美元。

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型產品經理黃奕栩表示,中美中動作不斷引發市場震盪,對中美雙方來說,貿易談判達成協議帶來的誘因仍在,大陸不太可能希望年初時製造業供應鏈所受到的衝擊再來一次,尤其現階段大陸官方陸續祭出的刺激經濟措施已經逐漸見效;而在美國方面,川普為了迎合選民,展現不會輕易妥協的態度。雖然中美雙方達成協議的時間點不確定性攀升,然隨著時間越接近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今年底前中美雙方達成協議仍可期待。

即使風險性債券近一周出現淨流出,但法人認為逢低仍可加碼。黃奕栩說,由於雙方爭議化解仍需要時間,然高收益債仍獲景氣增長環境加持且其收益率及波動度均優於於股市之下,高收益債中長期勝率高,尤其是過去35年從未連續兩年下跌作收,一旦報酬率由負翻正後,連續上漲動能強勁,往往出現短則2年、長則6年的連續正報酬。

聯博投信也表示,高收益債有三大特性,如高收益債在在經歷下跌後,往往能在較短的期間內收復失土,高收益債長期總報酬主要來自票息收益,而非單靠價格變動,只要發債機構不違約,無論牛市或熊市,票息都能持續挹注總報酬。其次,高收益債的可預測性相對較高。第三,高收益債具備與股票相近的報酬潛力但波動相對較低。投資人若是太過注意短期市場雜音,往往會錯過具有潛力的長線投資機會。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也相當看好不少新興市場債後市展望,他指出,新興市場投資機會多元,如於投資級信評國家中,墨西哥、印尼和印度的兩年期公債實質殖利率攀至近幾年高檔,即為難見的投資機會。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