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避險 逾200億美元轉進貨幣市場

中美貿易紛爭升溫,再度牽動市場敏感投資神經,避險買盤分別湧入公債市場和貨幣市場,使得美國公債殖立利率走低到過去一個月低點,美國貨幣市場基金5/2~5/8再獲203億美元資金進駐,至於主要風險性債券,除了投資級企業債仍有6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和高收益債券基金買氣都明顯受到壓抑。

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型產品經理黃奕栩指出,中美貿易協商不確定性引發全球股市下挫,避險情緒推升公債價格,令美國公債殖利率走低至過去一個月低點,德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來到負值水準,殖利率曲線再度出現倒掛,5/2~5/8盤中美國3個月期公債殖利率一度超過10年期,驅使避險買盤轉進貨幣市場型基金和信用評等較高的債種停泊。

黃奕栩分析,美國3月核心CPI年增率低於市場預期,強化美國聯準會對維持利率不變保持耐心的立場,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也顯示市場臆測美國聯準會年底前不會升息。整體而言,全球央行貨幣政策偏向寬鬆,有助於抑制債券殖利率走勢,支撐債券價格表現。

高收益債券5/2~5/8轉失血,但黃奕栩認為,美國經濟引擎持續熱轉,不但4月美國非農就業報告強勁,失業率更降至近半世紀新低,拉抬美國企業獲利亮眼,逾八成標普500指數成分企業已發布財報,逾七成優於市場預期,相關預估值更是由年比衰退轉修正為成長。這不僅為市場帶來驚喜,亦為美國高收益債券提供利多。

投信法人強調,企業違約向來是投資債券基金最大的風險之一,觀察過去一年高收益債券違約率僅約0.94%(截至今年3月底),甚至不到長期均值的三分之一,摩根證券預估違約率今年將進一步下滑至1.5%,債券恢復率持穩在長期均值,凸顯整體高收益債基本面仍相當健康,也讓美元高收益債券後市相當值得期待。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指出,全球民粹主義興起導致龐大的財政赤字與反全球化思維,進而發展出的貿易戰和反移民政策則有損金融市場表現;在當前政治氛圍下,仍應持續尋找具吸引力的機會,如具有高息和改革題材的新興市場,特別是南美洲的阿根廷和巴西,包括巴西新政府已送交退休金改革法案至國會審議,墨西哥為投資級主權債中少見的高殖利率,當地匯價都可望獲得支撐。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