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多支撐 非投資級債抗跌

美國最新經濟數據偏低影響市場投資情緒,風險性資產走低,部分資金持續流入公債避險。根據最新統計顯示,過去一周全球主要債市資金面臨淨流出,其中投資級債單周淨流出金額來到46億美元較前一周收斂,但不論單周還是年初至今來看,仍為主要債市中淨流出最大者。

安聯投信表示,美國最新的消費相關數據表現較弱,市場對於終端需求以及經濟前景的擔憂仍未散去,投資市場資金情緒也明顯轉為防禦,部分資金持續流入如公債等防禦性資產。

安聯美國短年期非投資等級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在大陸封城對全球供應鏈及消費的影響、俄烏地緣政治動盪造成原油、食品價格大幅攀升,以及聯準會政策可能對經濟衰退帶來潛在影響的擔憂下,全球主要債券資產不論是從年初至今還是6月初至近期表現仍多呈逆風,其中又以新興市場相關債券跌幅較大。

而在美歐等成熟市場資產中,則以美國短年期非投資級債較為抗跌,跌幅甚至緩於其他成熟市場公債與投資級債等傳統較被視為具有避險性質之債券。

隨著債券價格資產大多走跌,收益率也明顯上升、投資價值開始浮現,但在此時投資債券時須留意不應僅單純選擇收益率看起來較高者,同時仍應留意相關資產經濟與企業基本面狀況,避開潛在的信用風險以及利率波動風險,避免獲得收益但資產本金受到侵蝕的狀況。

投信法人普遍認為,今年美國非投資級債的淨供給較過往明顯減少、市場仍偏好高息產品、以及美元今年應會持續走強有利於美元資產等,均為對美國非投資級債後市的利多,也使其為各式債券資產中相對有支撐者,值得成為此時投資債券資產留意的資產。

富蘭克林坦伯頓波灣富裕債券基金經理人莫海迪.柯弗表示,全球各類固定收益市場今年已歷經嚴峻的修正,其中屬於美元計價投資級債資產的波灣債市再次展現抗跌特性。由於市場已相當程度反應聯準會的鷹派升息路徑,美國公債殖利率可能已經到達高點。債券攀高的殖利率具投資吸引力,是時候可以增加債券的配置了。

法人強調,在聯準會進入升息循環的此時,也應留意因美國公債殖利率走升對債券帶來的利率波動風險。相較於長天期的債券,存續期較短的債券因具較低利率敏感度的特性,承擔的風險較低,若進一步聚焦於短年期的非投資級債,便可在降低利率風險與資產本金波動的同時,仍可獲得非投資級債不錯的收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