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基建債、金融債 蓄勢待發

近期部份新興國家因為疫情惡化,經濟再度受到影響,不過,年底前全球解封所帶動的經濟成長趨勢持續,有利於新興債表現,其中新興基礎建設債與新興金融債又能率先受惠。

投信法人表示,從各類型新興債的存續期間和違約率來比較,新興基礎建設債與新興金融債明顯勝出,目前新興金融債券的存續期間最短,只有3.24年,違約率更只有0.5%,新興基礎建設債券的存續期間也僅有4.25年,違約率1.3%,表現同樣出色。

PGIM保德信四到六年機動到期新興金融基礎建設債券基金鄭宇君指出,整體來看,新興企業債與新興主權債的存續期間約在4.9~7.92年,違約率3.5~10%,相較之下,新興基礎建設債與新興金融債不論在違約率與存續期間都優於企業債與主權債,反映出債券未來表現空間或是抵禦升息環境,新興基礎建設債與新興金融債都更具條件。

基礎建設為各國經濟發展之母,本次復甦循環由各國政府搶先推出刺激方案,其中以美國推出的1.7兆美元基礎建設計畫最為矚目,內容涵蓋交通基礎建設、投資電網、清潔用水、寬頻網路基礎建設,並改善社會住宅及育兒設施,包括歐盟、德國、英國、巴西、印度、墨西哥等國家,也相繼推大規模出基礎建設計畫,有利新興基礎建設債表現。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若要降低因公債殖利率帶來的波動,首要可考慮存續天期較短的債券,可因其距離債券到期時間更近的特色,縮短可能受到市場利率波動風險干擾的時間長度與機會。

此外,較短的存續期也有望對於發債企業的信用變化有較高的掌握度,若遇到信用市場波動的時候,也可望相對抗跌,對於利率風險及信用風險的控管都有幫助。

群益全球新興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李忠泰指出,從新興市場各產業來看,現階段的槓桿水平約等於長期均值或在其下方,整體而言新興企業債信用風險應無大幅升溫之虞,因此預期利差仍有收斂空間,對新興債市相對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