併購壽險 不再是大熱門?

除第二、三類資產可處份收益未來恐大舉縮水,另一個較銀行、證券等其他金融業別明顯的現象,就是壽險業者本身金融資產特質及長年處份習慣,讓獲利與淨值經常反向而行,連主管機關都怕。

金融業者指出,主管機關對此情況「怕得要死」,幾任金管會主委、高層官員都嚴陣以待,有某任前金管會主委對友人說,任內時一直擔心某家壽險金控會「出事」;還有一位金管會高層也在非公開會議向業者表示,非常擔心一旦IFRS上路,壽險業恐因淨值不足,RBC出現危機。

壽險業的獲利及淨值變化呈反向的頻率越來越高,上述問題更令人擔心。一位金融業主管指出,以IFRS國際財報準則的「綜合損益表」來看,上半部是「本期損益」,是計算每股盈餘的基礎,也會因此增加保留盈餘及淨值,但下半部的「其他綜合損益」(OCI)則並不會影響本期損益,只會影響淨值,因此,要看到真正的「淨值」,只有上、下兩半部相加而成的「綜合損益」,才能看到全貌。

通常壽險業獲利與淨值出現反向時,最重要的關鍵即在於OCI的變化,一旦本期損益為正,其他綜合損益卻有鉅額虧損,就會發生上述的「反向」情況。

從歷史經驗來看,2013年至2018年,都有國際因素影響出現上述的差異。例如,2018年的美債殖利率走升、債券價格下跌,這種偏離的現象就會擴大。

一位曾連續數年評估併壽險公司的金控高層說,壽險業者的獲利,僅是反映當年度的情況,特別是投資資產的處份,但真正能反映經營前景的基本面,在於淨值,「不只銀行如此,對壽險公司更要看淨值。」正因如此,原本擬併購壽險業者的金控,現在不是卻步不前,就是寧可買一家最小的公司避免承受歷史包袱,避免因須補足RBC的要求,陷入「無底洞」。

金融圈人士分析,壽險公司在10多年前的高利時代,有高利保單的負擔,但另一方面,當時的壽險公司也買進了大批債券,一旦走入低利時代,只要處份這些被列為第二、三類資產的債券,就可輕易透過處份利益來操作損益,但這些高利時代買入的老債券部位,快賣光了,近幾年來匯利率的急遽變化,不要說實現處分收益,甚至還可能有未實現損失,交出亮眼獲利成績單的時代恐接近尾聲。


延伸閱讀

壽險獲利一個月,銀行得拚一年「今年劃下句點」?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