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報副總編輯 陳駿逸

不久前,一位資深的銀行家告訴我說,數位金融的英文名稱怎麼寫,最早是有爭議的,寫”Fintech”與 “FinTech”都有人主張,而且各持己見,但現在又變了,爭議的焦點不再是大小寫的一字之差,現在爭的是,到底應該唸成“FinTech”還是”TechFin”。我們最後半開玩笑的下了個結論:就叫”Techfin”吧!

在台灣,面對一日千里的科技創新,金融業者的緊張,是顯而易見的。也因此,推動數位金融的轉型計畫,層級拉得相當高,多由總經理或董事會直接管理,藉此作法,既凸顯重視的程度,也會直接和業績管理掛上鉤。

印象中,上次出現這種類似「總動員」的情況,出現在財政部同意開放外商銀行對國銀進行併購時,外銀的據點,可因此從個位數一口氣飆升至幾十處。2006年9月底,當新竹企銀賣給渣打銀行的消息,在市場傳來,那一周,媒體與採訪對象間的互動,出現主客易位,拜託幫忙打聽渣打打算怎麼大幹一場的電話,大量湧入了採訪線上主跑金融的記者話筒中。

當年10月,一家最近剛併購了保險公司的金控董事長,告訴我,為了這事,他整整一個星期,沒有睡好覺。

科技對金融業帶來的衝擊,巨大的幅度更有甚之。也看的出來,監理單位在開放與否之間的拿捏,相當謹慎,沙盒的設立,就是審慎行事的代表作,但某種程度上,也會令人擔心轉型動作太慢,恐怕跟不上國際數位金融發展的腳步。

審閱的過程中,個人的觀察是:金融機構最大的挑戰是,必須思考如何揉合科技的元素,創造符合數位時代需求的全新商品,而不是把傳統商品穿上數位化的外衣。愈能拋開自我的本位,打破金融與科技二分法的界限,愈能在是市場的前面搶到好的位置。方向對了、觀念改了,小蝦米可以力抗大鯨魚,大象同樣也可以轉身。

最後,補上一段蛇足:從事媒體工作30餘年,大部分的時間,都與金融新聞的採訪有關,常與金融界的前輩們交換觀點。很高興也很榮幸,有機會全程參與了2021工商時報數位金融獎的執行,並擔任評審的工作。

本文由工商時報副總編輯 陳駿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