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計量財務金融系副教授 韓傳祥

這次由工商時報主辦的「數位金融獎」規模盛大,評審的項目具有指摽性,報名參加的金融機構踴躍,成果亦相當多元,個人有榮幸擔任評審,實則從中多有學習,更為在背後默默耕耘的數百位開發者與其團隊喝采。

台灣在過去數年來開始注意到金融科技領域,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成績是三家純網銀的開放。隨者網銀「鯰魚效應」逐漸發酵,可以觀察到私人的傳統金融機構發展越來越積極,其次才是公股機構。而其發展的面向又可以區分為數位轉型、以及數位創新。常常我們覺得要先轉型成功,內部效率性提升後,才能夠在精實的數位基礎上進行創新。在這次評審過程中確實觀察到許多這樣的思維驗證,然卻也看到不一樣的平台經濟模式,乃是由不同的平台服務串連出金融生態圈,反而更加貼近金融科技的精神,以創新科技設計並交付金融服務。從這點可以確認金融科技已慢慢才臺灣生根。這次由工商時報所主辦的獎項評比,恰好是在數位金融起飛的時間點上,透過這次活動檢視台灣相關金融機構、科技公司的狀態,定位調整後迎接下一個金融科技世代。

大家都很清楚在疫情前,從歐美發跡的金融科技公司針對單一通點,透過不斷的優化,在各個金融服務含支付、存貸、籌資、保險、投資管理、市場資訊供應等,發展出諸多的獨角獸公司。很幸運的是金融科技通過了百年疫情這種極端風險的考驗,並在疫情期間隨著數位使用的狂潮,被推入上市階段,甚至以SPAC的形式,一波波搶佔金融這塊還不斷在全球擴張的大餅。對比於中國特色以大型科技公司為主的幾家集中化的金融科技帝國,歐美則是由分散化的眾多小型金融科技公司不斷竄起,後來採用合縱連橫的方式擴大服務的項目。雖然都是使用數位化的工具,但由於結構不同,產生社會影響(social impact)的程度不同,所面臨的挑戰自然不同,更導致政治管制大大不同。除了讓大家上了一課思索自己的定位之外,也點出在政治風險下,發展監理科技的必要性。

從金管會去年公布實施的「資本市場藍圖」,以及今年公布的「金融科技發展路徑」,逐步清晰的勾勒出數位金融發展的脈絡。這次首屆的「數位金融獎」,從參賽的金融機構所呈現出的豐碩成果,可以看出產官之間的默契良好,大家都在擴大版的金融科技生態圈中,共存共榮善盡彼此的功能。審查過程中印象深刻的包括:在數位資安全方面,配置專責人員、系統、認證等管理措施,甚至保資安險。在數位普惠方面,以人為本,在疫情期間對學貸、勞工、中小企業等各項紓困貸款,移工貸款與外匯,大型異業平台合作等。在數位轉型方面,小從智能ATM、中到智能分行或某項服務系統優化、大到設立實驗室全面規劃轉型,按機構投入之資源、專利取得等有非常不同的成效。在數位創新方面,有加油、運動、電商、快速貸款、社群媒體等不同場景或專項的創新生態圈。在數位資訊服務方面,有很難得在網路上評分很高的APP;最後在數位業務優化方面,在分行大廳、理財服務、企業方案、薪轉帳戶,甚至是機器學習平台等業務上都各有擅長。這些傑出的成果顯示了創新、普及、安全與收益之間存在了動態的平衡點。未來也期盼本活動能針對永續ESG等議題,突顯並引領金融產業在這方面的傑出表現。

最後從審查過程中可以看見一些內部、外部的困難。除了業務的限制之外,人才的取得將是一大隱憂。在大學端,初步估計每年至少有1000位以上的同學修過過金融科技課程並製作專題計畫,這要感謝許多熱血的教授與熱心的贊助廠商願意支持專題。然而由於金融科技相關課程在多數校園中僅僅是選修課,因此難以深入,導致兼備金融與科技的人才依舊缺乏,這是供應端的內部環境使然,主要與大學的教研系統有關,數位金融仍未在金融管理領域深根,專長教師嚴重不足。外部環境的現實面一方面是台灣高科技產業,特別是半導體廣在頂大設置半導體學院吸納高階碩博士人才;另一方面是外資金融機構在台設置研發單位,或鄰近的香港、新加坡等金融中心以高薪搶才。金融業必須深思如何在益加競爭的環境中確保人才供應無缺,在分行陸續關閉,銀行尋求更高收益的業務之際,如何將既有人才轉型避免人力斷鏈、引進更多新血、或與金融科技廠商合作,將是要面臨的挑戰之一。

本文由清華大學計量財務金融系副教授 韓傳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