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報總編輯 梁寶華

一切開始,都在於一個起心動念。

在2020大疫之年的某一天,和同事談了過往在財訊時期的《財訊金融獎》的壯盛過程。於是同事們陸續集思廣益,就有了不同於財訊,但要更有創新性、同時屬於工商時報特質的金融獎項的發想。

辦這樣一個活動,對我而言,確實有些心理障礙─非常不願意去摻和與之前老東家打對台的事;除非形式不同,除非實質內涵也不同。因此,在大疫之年的數位創新,就成了結合金融獎最好的思路。

在這樣的思維下,終於有了一個開始。然而,初始的起心動念,卻遠遠駕馭不了一個大獎的繁瑣與細節;尤其,這個獎項的高度設定在那裡?我們該如何把《工商時報數位金融獎》辦得與眾不同,又有足以帶領業界數位方向的前瞻性?

雖然在熱烈的討論中,我們原則性訂下《工商時報數位金融獎》的方向,也設想這是台灣最有價值、最具權威、最有未來性的數位金融大獎,但剛開始時,也就只有《工商時報數位金融獎》這九個字而已;其餘一切,都如鏡花水月空中樓閣般的虛無縹緲,不知所蹤。

對媒體而言,解決任何疑難雜症最好的辦法,就是請教各方專家;於是,學界就成了一切起點的源頭─而曾經擔任金管會主委的政大教授王儷玲,正是我們第一個線頭起點;同時還加入了參與金融獎項經驗豐富的政大彭金隆教授、東吳歐素華副教授,在三位老師無私的帶領下,我們多次在政大逸仙堂裡腦力激盪,過程雖漫長,但慢慢的,終於建構起了數位金融獎的框架與雛形。

有了好的開始,還須要有更強大的多方資源鼎力相助。學界在起始時扮演重要的角色,後續來自主管機關的支持,則是活動成功的另一項保證。大度又有高度的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聽取了團隊一次說明之後,隨即允諾支持贊助,雖因主管機關的超然地位不便掛名指導,卻也特意推介最合適的《台灣金融服務業聯合總會》,擔任此一獎項活動的指導單位。

自此之後,活動的籌辦開始進入緊鑼密鼓的作業階段;尤其金融領域相關政務與實務率皆熟悉的《台灣金融服務業聯合總會》秘書長吳當傑,偕同副秘書長許銘吉參與籌辦事務之後,《工商時報數位金融獎》活動的格局,有了嚴謹的設定,宛如在初始建構的天地框架中,描繪勾勒出了一縱一橫編織交錯的井然有序。

也由於吳當傑秘書長的大力奔走,參與贊助此一數位金融獎評選的共同主辦單位,逐一就定位,包括各個金融領域的產業公會、證券F4、台灣金融研訓院、保險事業發展中心、證劵暨期貨市場發展基金會、財金資訊公司、金融聯合徵信中心、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金融消費評議中心、保險安定基金、臺灣金融科技協會、政治大學金融科技研究中心、東吳大學數位貨幣與金融研究中心等單位齊心協力,終於從評審名單的確認、評獎的構面、報名簡章的內容,以及初審、複審到決審的評審作業要點,一切都在數十場各級會議的資料堆中,理出頭緒,一步一步建構起《工商時報數位金融獎》的嚴謹章法,如此浩大的規模與聲勢,自然吸引了台灣大部分投入數位金融發展的業者,一起共襄盛舉。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突發進入三級警戒後的三個多月時間內,我們透過十多場的線上會議,逐一完成參獎作品的初審、複審與決審會議,最後並在總召集人聯卡中心董事長劉燈城的大力支持下,於8月25日在聯卡中心的大會議室,召集了降級解封後最重要的一場總評審團會議,會議由兼任銀行組召集人的劉燈城、保險組召集人即保發中心董事長桂先農、及證券組召集人也是集保董事長的林修銘,共同從進入決審名單中,評選出獲得金質獎與優質獎的最後名單。

當然,在如此漫長的作業過程中,工商時報不論編輯部、數位創新部、及業務部的同事們,都相當勇於任事用心工作,沒有他們在幕後的協力合作,如此大型的一場評選活動,是不可能如此完美呈現的。

最後要說的是,有了今年第一屆活動的開端,接下來,當然還有第二年、第三年……,如果環境可以永續,如果企業可以永續,那麼《工商時報數位金融獎》也同樣可以永續,這是我們的期許,也是我們對金融業界向數位轉型繼續前進的共同期許。

本文由工商時報總編輯 梁寶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