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天牧:吳東進停職是必要決定

非常沉重但盼以此為戒,金融機構「不容再犯」

新光人壽的問題與董座吳東進有相當關聯性!金管會主委黃天牧16日指出,新壽每隔一段時間,投資上就會出現令金管會不放心的事,所以將新壽董事長吳東進停職,「這是必須要作的決定」,也以此案為戒,提醒金融機構以後「不容再犯」。

金管會15日宣布對新光金控創辦人、新光人壽董事長吳東進祭出停職處分,停止執行董事與董事長職務到此屆任期(2023年6月)結束。黃天牧16日指出,吳東進經營事業有成,是社會尊敬的企業家,但吳東進在新光人壽的經營上,尤其是在投資方面,一直是金管會長期以來非常關心的議題,「因為他一段時間就會有投資上,讓我們(金管會)覺得顧慮或不放心的一些事情」。

黃天牧強調,這次對新壽的處分是根據2019年跟2020年初金融檢查發現的缺失,其中展現一些對嚴格公司治理、內控內稽、法遵、乃至風管比較「嚴重的疏失」,「與負責人(即指吳東進)有相當的關聯性」,所以必須要作這個處分。

新壽被金管會金檢時發現吳東進與其指定過半人員組成的資產負債管理委員會,凌駕在董事會及投資審議委員會之上,決定新壽投資策略,新壽投資出現年初二天內加碼美國股市新台幣966.6億元,超出內部設定的風險承受值,之前也出現過拉尾盤以提升新壽淨值,內部人員跟單獲利,及債券賣出又以較高價格買回洗獲利,卻墊高投資成本,損及公司利益等情事。

黃天牧表示,保險公司收納保戶的保費,運用資金投資雖是獲利重要工具,但在資金使用的過程中,一定要牢記保險資金是來自社會大眾、是保戶的錢,要注意公共性,要獲利同時也要注意安全性,尤其是使用資金的決策流程,一定要有可問責機制、可課責性,但在新壽這件事上,「很遺憾沒有看到內控、公司治理真實執行」。

黃天牧說,金管會業務會報15日針對新壽案作最後討論,也徵詢各局意見,最後結論就照保險局的提議裁處,「這是非常沉重的決定,但也盼以此個案為戒」,金管會三局在監理各類金融機構時,要注意到這類情事,「不容許再發生」。

新壽臨董會 新董座喬不定

新光人壽董事長人選再生枝節。新壽16日舉行臨時董事會,依規畫新光金控改派新壽董事代表,由吳東進改為現任新光金董事長許澎,並將由許澎兼任新壽董事長,但卻因另一董事吳東明推舉新壽副董事長李紀珠接任董事長,最終會議沒有確定人選。

據了解,吳東進16日即請辭新壽董事,對外強調「不戀棧」、「尊重金管會決定」,新光金亦改派在新壽的法人董事代表,由吳東進換為許澎,不是董事的吳東進,其新壽董事長職位「自然消失」,回歸新光金大股東身分。

據透露新光金原本的規畫,就是改派許澎為新壽董事後,16日的臨時董事會就會推舉許澎成為新壽新董事長,依據法規,金控董事長可兼任一家子公司董事長,所以許澎的人事安排並無問題。

不料會議中董事吳東明卻推舉李紀珠出任新壽董事長,因為董事有其他意見,因此臨時董事會無法順利產生新任董事長。據了解,接下來新壽將由副董李紀珠在17或18日再次召集臨時董事會,確定新壽董事長人選。屆時是推派許澎還是李紀珠,可能董事間要再溝通,若無共識,即以投票表決來產生最終人選。

金管會的裁處書16日已送達新壽,即從17日開始,吳東進就不再到新光大樓辦公,新壽的國外投資亦要從43%降到39%,沒有調降前不得新增海外投資部位,不得加碼國內外股市及ETF,等於較高收益的標的被堵住,這對新壽今年的投資部局將產生極重大的影響,甚至會影響到保單銷售,因為收取的保費若無法投資運用,即會產生利差損等問題。

不過,投資型保單及一定額度內的外幣保單不算進海外投資額度,即可能不受投資額度的影響。

新壽原本向金管會表示,16日就會舉行臨時董事會,並會產生新的董事長人選,就會馬上跟金管會溝通人事及後續改善情況,因為董事會爆出新人選,所以新壽對金管會「爽約」,讓金管會也很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