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債殖利率低 行庫換匯交易轉彎

美債殖利率太低,SWAP交易將死。對此大型行庫主管對最新換匯點數變化直言,過去進行SWAP時的換匯點數高達50~60點,現在則降到6點左右,等於SWAP收益從2%至3%的水準降至剩0.3%至0.5%,行庫主管以「瀕死」形容市場的SWAP交易指出,現在與其作SWAP,倒不如直接作同業拆存,因為SWAP的收益已「降無可降」。

各大行庫財務操作上半年因台股的多頭氣勢可有更多的資本利得實現,但另一方面近來美元利率直直落,也同樣令大型行庫傷腦筋。特別是過去在各大行庫財務操作居一定地位的SWAP,現在因為美國公債利率直直落,連美國10年期公債的殖利率只有0.6%,比起台債殖利率0.45%「好不到哪裡去」,且連帶影響到銀行進行SWAP財務操作收益。

行庫主管形容,聯準會降息6碼,台灣僅降1碼,SWAP受到相當大的衝擊,整個美元換新台幣的利差,從3月起就一路直落,未來SWAP利差也將持續縮小;而除此之外,過去的高利率美債到期或是提前贖回,也會使行庫的高利息收「提早收攤」。

對此各大行庫也有因應之道,公股金融圈人士指出,大型行庫已對此大舉調整美元財務操作方向,包括棄SWAP改以其他的財務操作方式、在債券投資上減碼公債,另多投資評等級公司債或中東、東南亞國家或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的主權債。

行庫主管指出,上述的非公債投資收益,比起公債大約可以好200點;一般投資級別的美國公司債大約在加碼之後可有2%的利率水準,至於更好的還有2.5%,一般而言,公司債倘若在BBB以上的,大約可獲加碼150~200點,而若A等級的,則可加碼100點。而上述的主權債,理想的利率則有約2.5%左右的行情。

另一個構成大型行庫財務操作困擾的,就是NCD息收損失。行庫主管指出,外界一直將央行降息的利息損失焦點,聚焦在放款部位,但實際上各大行庫都有的NCD轉存款部位,是另一個利息收益折損的「壓力鍋」,也是息收損失最龐大的部位,目前具代表性的指標大行,NCD部位普遍在3~5千億元甚至更高,行庫估計,因此將有大約8~10億元不等的利息收入損失,影響全年財務收入比重至少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