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金融科技 黃天牧:深感時不我與

台灣發展金融科技,期待得太多、能做的太少?金管會主委黃天牧29日在主持完第二場金融科技發展會議後感嘆:「我真的覺得時不我與,台灣(發展金融科技)被期待很深,可是我們的進展仍有很多空間可努力」,即發展進度恐不如外界期待,必須要趕進度。

黃天牧表示,將以三方向匯整二場會議的各項建議,一是建置單一窗口或單一平台,讓科技業者及金融業可諮詢或溝通遇到的問題、困難;二是建立夥伴關係,金管會資源有限,若能產官學合作,訂定政策優先順序,該由金管會拍板的金管會來作,剩下可能就是各公會、業者、學界及非營利單位扮演不同角色,一起努力。

三是訂定可課責機制,黃天牧強調,無論是實體金融機構或網路服務,信任是最重要的核心,所以必須有可課責機制。簡單來說就是創新的結果,誰要負責任。黃天牧表示,金管會的決策必須受立法院、監察院、大眾及媒體監督,而金融服務也必須對消費者、股東、投資人等負責,要能經得起考驗。

黃天牧以2015年5月經濟學人的金融科技報導「Sling and Arrow」,即出自哈姆雷特中形容命運加諸人生的痛苦磨難,來形容金融科技對金融業的磨難,強調銀行業者不會被消滅,但會活得很痛苦,獲利會減少,但更重要的是「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即改變或維持現狀才是應思考的問題,很慶幸台灣5年前選擇改變,他形容台灣是走在正確的軌道上。

但為什麼要發展金融科技?黃天牧強調,2007年智慧手機出現已13年,世界有何改變?對某些國家來說,發展金融科技只是期望得到銀行帳戶、得到一點銀行貸款而已,據世界銀行統計,從2007年到今,大陸跟撒哈拉沙漠已有17億人口因為智慧手機,能夠拿到銀行帳戶,這就是他們期待的Fintech。

黃天牧強調,發展金融科技是為了人、是要協助各階層民眾,更易取得金融商品、滿足人生各階段的金融需求,發展Fintech的正當性,不是為股東或投資人,要取得道德的正當性,在發展Fintech才能可長可久。

所以他會從三方面去匯總二場會議的各項建言,一是如何構建溝通平台,讓科技業、金融業者能有單一窗口去解決或諮詢所遇到的問題,去協調金管會各局、跨業、跨部會的歧見。

二是發展夥伴關係,金管會面對大家這麼多的期待,在人力資源上不見得完全足夠,也要不斷學習,才能作監理官,因此必須培養夥伴關係,黃天牧強調發展金融科技不能只靠金管會,應產官學一起來,共同訂定目標、政策優先順序,再大家分工,哪些由金管會可拍板,哪些是公會去扮演角色,甚至學界、非營利組織等在決策過程中,都扮演重要角色,去善用資源一起發展。

三是要建立可課責機制,無論是透過實體金融機構或網路服務,信任是最重要的核心,沒有信任什麼都談不上,所以要建立可課責性機制。

黃天牧最後感慨台灣要發展金融科技,真的覺得時不我與,台灣被期待很深,可是我們的進展仍有很多空間可努力,大家都知道要往哪裡走,要大家共同努力,會議的結束是共同努力的開始。


延伸閱讀

黃天牧三方向 推金融科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