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金融科技整併潮成形!

前英國FinTech大使Alastair Lukies:完美的金融科技整併潮成形!

銀行業和金融科技新創公司進入重大整併潮!前英國FinTech大使Alastair Lukies表示,科技巨擘對介入金融業躍躍欲試,傳統大型金融機構也想方設法跟上潮流,大家都想搶占新商機、新技術!

在2006年被世界經濟論壇(WEF)評為年度「科技先驅者」(Technology Pioneer)的前英國FinTech大使Alastair Lukies,在FinTech Taipei專題演講中指出,完美的金融風暴已經成形,未來的金融業將有一番新的風貌,各界應做好準備以因應這巨大轉型。

四趨勢促成FinTech浪潮

造成這個金融風暴的原因與過去各種泡沫破滅不同,而是由以下四種新趨勢造成。第一、科技創新驅動金融轉型,許多傳統金融業之外的新創公司與科技大公司大舉入侵金融業,藉由其原本廣大的顧客基礎與資訊能力,將輕易地搶下可觀的市占率。第二、消費者擁有前所未有的掌控權,可任意轉換金融機構。第三、現在的金融監理傾向保護消費者的權益,並強化金融競爭的環境。第四、許多銀行的獲利比資本成本還低,表現比整體經濟還差,因此面臨更大的改革壓力。

Alastair Lukies表示,短短十幾年,全球市值最大公司的排序已經大洗牌,過去名列前茅的艾克森美孚石油(Exxon Mobil)、奇異(GE)與殼牌石油(Shell),已經被蘋果(Apple)、谷歌(Google)、亞馬遜(Amazon)與臉書(Facebook)所取代。同樣地,過去久居全球最有價值品牌龍頭的可口可樂公司(The Coca-Cola Company)與奇異等,現在也是換成蘋果等科技大公司。此外,2008年的全球金融風暴造成民眾對金融業的信任下降,再加上行動通訊的成熟普及,皆是促成之後FinTech浪潮的原因。

這些FinTech業者不像銀行一樣提供全方位的服務,而是將金融服務拆解成許多項目,然後就專注在自己的優勢強項,例如支付、P2P借貸、外匯交易、個人理財或財富管理等。業者往往從解決消費者的痛點來設計商品,要能提供更貼近消費者的服務才能生存壯大,但對於風險考量與法遵等意識則較缺乏。傳統金融業者則在監理法規的框架下設計商品,再進行商品測試與銷售,因此時效與消費者體驗較差。

新型態融合將不斷出現

Alastair Lukies指出,谷歌、臉書與亞馬遜等科技大公司對介入金融業躍躍欲試,藉其龐大客源與巨大流量,將對傳統銀行業形成嚴重挑戰。面對此威脅,傳統大型金融機構也出現合縱連橫,或拿出大資本併購金融科技新創標的,以維持其未來優勢。

他認為,未來會出現更多新型態的整併與融合,許多過去與金融服務沒什麼關係的生活場景都被串接起來,許多B2B2C的商業模式會出現來提供日常生活的金融服務,大家不斷求新求變,以期能在未來搶占先機,才能打破科技大公司的壟斷。此外資安與信任仍是金融服務必要的基礎,監理法規的要求也不能打折扣。因此Alastair Lukies說,信任是銀行的資產,讓此新生態系能夠運作並成長;而合作是航向新支付生態系的關鍵。因此建立安全的支付生態系、有效的支付網絡與贏得大家信任,才能鼓勵更大的資料分享。

「對」的環境造就金融科技

給金融科技一個「對」的環境,讓金融機構、科技業與監理機關能夠很方便的互動,甚至一起演化。Alastair Lukies半開玩笑地說,美國的科技新創業者在矽谷,金融業者在紐約,負責監理的機關在華盛頓,橫跨太平洋兩岸三地數千里。而在英國這三方可由倫敦的一條地鐵串聯起來,很容易就可找到要找的人進行討論互動,這是英國在金融科技發展比美國占優勢的地方。

此外,倫敦也匯集了人才、資本、需求與政策四大要素,例如有眾多一流大學與學術機構,天使基金創投資金取得方便,廣大的商業活動讓金融科技得以發揮運用,以及就在旁邊的主管機關。這也是倫敦目前擁有4萬家金融機構,6萬個金融科技人才與15萬個科技人才,成為最蓬勃、有活力的產業聚落原因。

基於幾十年新創的實務經驗,Alastair Lukies對於成功的定義與工作的甘苦談有新的體認。他認為,成功的原因不是負責人的創意或專業能力多厲害,多有成就,而是負責人帶著團隊共同成長,並且這是他創業過程中最享受的樂趣。這也是他多次提到金融科技成功的關鍵在於合作與信任的原因。

最後Alastair Lukies引用股王巴菲特的名言作為結尾,「如果未來皆按照歷史的方式走,那麼圖書館管理員,恐怕會是最富有的人。」事實不然,也就是說歷史能給我們啟示與教訓,但不能限制住我們的創新。金融科技破壞式的創新已經成為新常態,唯一不變的應該是勇於顛覆過去的成功經驗,以及多方合作與信任。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http://service.tabf.org.tw/TTB)

原文轉載授權自《台灣銀行家》雜誌 ,撰文/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 陳鴻達

你可能還喜歡